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esame的博客

蹦蹦跳跳吵吵嚷嚷淅淅沥沥恍恍惚惚快快乐乐哭哭涕涕来来往往又是一天

 
 
 

日志

 
 

叮个隆咚锵不动锵  

2017-09-14 00:46:37|  分类: 胡乱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想到许知远还能当上几天网红,如贫嘴和菜头说的那样,过去十年,许在言论场似乎处于隐身状,那些忧伤的年青人也差不多准备迈步进入保温杯时代了(豆瓣了一下才醒过来,那书的历史竟然都不止十年,而是明晃晃的十六年。看来我是真没资格再继续嘲笑中年男子了,此处必须挂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配搭OS‘科科’)。跟风倒回去看了一遍他采访俞飞鸿的那集,不堪倒不至于,也就是演技拙劣,再加上极为减分的颜值,各自为猥琐油腻的评语贡献了五十分。本色采访者,直接将一名生于七十年代的中年男子对心仪美人的感受端上台面,吃惯了美颜滤镜萌化餐的观众们当然受不了。

看《鼠疫》的过程并不顺利,它跟《局外人》不同。首先,它就不是合格的哺乳伴侣,在越来越高效的吸吮工程间隙,根本无法消化那些陌生化的句式和意义需要重建的词语。其次,这个故事对我来说也不是肥美多汁的,哲学家写故事大概就不能先有故事,再有想表达的思想吧。好在结束之后的确有回甘。在他提供的几个典型人物里,你最接近哪一位?你想要从中挑选一个吗?
不过,说不定这才是最适合现在读的书。当小凤饼发现存在存在的时候,等待他的是不是仍然是那个我认识的无意义?虚无幸好还有荒诞作伴,要不然,还真是惨无人道啊。

锵锵在两天前停播了。所以两个月前网络音频被干掉是个被忽视的预兆啊。没有了锵锵的公车时间/地铁时间/走路时间/刷牙洗脸时间 倒是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原来我跟小小之间还是有那么一点共同点的。我敢说从三岁认识她开始,我们就没志同道合过,在我对各种性状的巧克力最痴迷的时候,这个冷漠的家伙一吃就吐,那可是巧克力啊!!!虽然现在想想那会儿能吃到的估计全是一堆代可可脂。好了,现在竟然因为消失的窦文涛被连了起来,或者说被恐惧连了起来。张晓舟说的对,新世代是在一个totolitarianism和消费主义联手制造的蒸馏器中成长起来的,以我有限的想像力,这难道不就是大洋国和美丽新世界的杂种吗?
原来这就是未来啊。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