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esame的博客

蹦蹦跳跳吵吵嚷嚷淅淅沥沥恍恍惚惚快快乐乐哭哭涕涕来来往往又是一天

 
 
 

日志

 
 

路过台北一会儿  

2017-04-04 21:46:00|  分类: 蹓跶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水停在屋檐下,老板娘和帮工们在为当晚的自选便当做准备,我带着一只鱼缸住进了罗斯福路32838号屋塔房。


台北,显然不是25年前刚认识小虎队时候的台北,也不是20年前听飞行天线,看席绢和三毛时候的台北,不是15年前为道明寺神魂颠倒时的台北,不是10年前光是想到湘琴和直树就能笑醒的台北,甚至连7年前听林宥嘉的时候也对不上,在这段说起来漫长的时间序列里,台北的卡里斯玛好像一直在下降,到了2016年末,这个被彻底祛魅的幻想之地终于变成了一碗又一碗说不上来有多好吃的牛肉面。


从机场通往大安区的路被阴雨把颜色冲没了,远远站着的101同样无精打采,沿着高速路的楼房,一栋栋连起来,就像是对岸的倒影,才下午三点,已经暮气沉沉。房东起初以为我是从东南部北上的岛民,因为根本忍不住要去模仿这种熟悉得脱口而出的腔调。所以,对于要来台北看什么,我张开嘴却什么也答不出。


第一天,我抱着侥幸心理搭上了去九份的公车,以为旅行团员们也许不喜欢在降雨概率70%的周一出行。现实当然是用来打击幻想的,老街入口处的公用厕所就足够完成击打动作了。来之前有过足够的预设,眼前这个九份,既不让人失望,也没有惊喜,你看,我连一首陈绮贞都没带,因为早知道一日游行程里不应该出现青草味咖啡馆。


路过台北一会儿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路过台北一会儿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其实公车绕着盘山路上升的过程还是能捕捉到一点悲情城市的影子,山和海在眼里一层层展开,只是电影里的背景音乐被逛吃逛吃的碾压性节奏置换了,人被推进人群和商品里,它们都比海浪更持久。我想台北人也不该有太多挑剔大陆人审美的底气,看看我们如出一辙的建筑,还有这被游客/食客和商品填满的老街,哪一样不是似曾相识的粗陋。好在这条街上还有一位特别的老板娘,去她的肉丸汤店吃上五颗肉丸,就能环游世界一次。她的照片是这栋两层楼的铺头唯一的装饰品,照片铺天盖地的,大部分是同一款染成锈红色的半屏山发式,用微微倾斜的笑脸迎向来路不明的食客们。2007年一定是她人生中很美好的一年,那年的她出现在很多地方,看过枫叶,摸过冰雪,带着标志性的笑脸。现在,她在楼下热汽蒸腾的几只大汤锅间来回,接单,发单,收钱,头发短短贴在头上。

路过台北一会儿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我喜欢地名,比起地面,地名更适合想象力生根,罗斯福路就很好,温州街也不错。周二晚上,终于完成了丢垃圾的功课。比起三段和四段路上各式各样的独立咖啡馆,成功混进丢垃圾的队伍,并且准确投递垃圾才算有成就感。为了丢好垃圾,特地打了个车从华山回来,九点半开始,调小电视声,竖起耳朵捕捉渐渐响起的垃圾音乐车,它们的行踪好像很飘忽,至少在我听来是这样。垃圾车们在邻近街区巡游,音乐声时大时小,这让我很焦虑,如果错过今晚,佯装本地人的人设就全崩了,也会给房东留下差评的机会,嗯,这个住客不会丢垃圾。


为了不被不认识我的邻居抛弃,忍不住了,在规定时间前五分钟冲下楼,直奔大道罗斯福路。

太好了,原来他们真的在这里,邻居和垃圾。几只塑胶垃圾袋就是接头标志,垃圾客们呈现无规律状分布在沿线十来米的距离内,没人交头接耳,反正人人都知道规矩,今晚,只收普通垃圾,厨余和可回收瓶子们。音乐声渐渐大了起来,人群中午明显有了骚动气息,我知道就是现在了。


路过台北一会儿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路过台北一会儿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路过台北一会儿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