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esame的博客

蹦蹦跳跳吵吵嚷嚷淅淅沥沥恍恍惚惚快快乐乐哭哭涕涕来来往往又是一天

 
 
 

日志

 
 

看什么  

2016-04-10 22:46:30|  分类: 胡乱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什么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诗人
张祥雷,据说ta住在大德路上某条巷子里。第一回在书报摊上看到诗集,摊主一脸欲说还休,有些老年人也是有精神世界的,他的语气竟然有种少女们最爱的宠溺和害羞。这位张祥雷大人,长着一张什么样的脸呢,他有没有一个沉默的孙子。此处必须有字幕打出李沧东,对我来说,《诗》是魔性电影代表,这么久也忘不掉,有人说做作,在我眼里,尹静姬做作得浑然天成,奇怪了,诗当然是做作的。
 ?桃花灿烂
20年,真的吗?真的。
再次见到方方,她还是坐在台上,讲了什么还是不清楚,今天我纯粹就是去看一眼20年。
 ?多重人格
从黄集伟那里看到李公明的读书札记,因为他在借佩索阿说话。在Sintra的第一夜,努力聚精会神地跟室友聊天,费了老大劲,最后也只能从格拉斯哥英文中获得一个名字,还是佩索阿。姑娘被英译版佩索阿深深迷住了,后来我也顶着风在Brasileira cafe门外喝了杯瑟瑟发抖的啤酒,游客们采取了各种姿态与他亲近,有个姑娘干脆坐大腿了。再后来,在贝伦区葡萄牙人的万神殿又看到他,他的骨头被搬去了那里。他那么迷人,究竟是因为从孤独提炼的自由还是变幻莫测的笔名?
 ?边界
一天两次在两处看到讨论被社交软件搅混水的私生活和公共生活话题,既然在“天安门广场过私生活”已经成立,私人空间的墙就已经被主人自己拆掉了不是吗?也不全对,因为有很大机率行为者只是“在众人面前,穿上隐形衣飞到另一个人耳边,说了一句悄悄话”,妥妥的还是私生活。可是,假如是在天安门广场发出去的圈内消息,经由人民广场发酵,再通过花城广场扩大传播,最后成了热点,回来影响到天安门广场上的始作俑者呢,私生活墙不就完全被公共生活粉碎了吗?我们不是才刚开始学着捍卫私生活吗,没想到还没学会横眉冷对外部侵犯者,自己就主动开门迎客了。
 概念和对概念的解释,真是谜之迷人啊。试图拉根皮尺划清边界根本是做不完的工作啊。最后一次带观众看展的时候又祭出了杜尚,1913年没有被接受的泉,到了2016年仍然是一只小便器。
 ?距离
我们和日本人很不同,常常被别的人种傻傻分清不奇怪,奇怪的是我们自己也以为大家其实差不多,隔得太近,字太大,分明是差之毫厘,谬之千里的节奏。话说,如果学不会日文的话,日本人民都不能答应啊。
开始觉得俳句有趣了,好像是很久以前,王同学说过他最近对俳句很有兴趣,我可真是后知后觉之王啊。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