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esame的博客

蹦蹦跳跳吵吵嚷嚷淅淅沥沥恍恍惚惚快快乐乐哭哭涕涕来来往往又是一天

 
 
 

日志

 
 

原来他们是一家子  

2015-10-14 11:55:32|  分类: 胡乱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Nikita Sergeyevich Mikhalkov是Vasily Ivanovich Surikov的曾曾外孙。
幸好倒回去看了陈丹青讲俄罗斯那辑,原来不认识的Surikov一下子变得有点记记深刻了,重点都在八卦上,从曾曾孙子倒回去看,三部电影六幅画,巧合得一塌糊涂。就算之前根本不知道Surikov的名字,只要进了画廊,Morning of Streltsy's execution (1881)和Boyarynya Morozova (1887)也是根本不可能错过的作品,看来把最后的时间花去特列季亚科夫旧馆的选择很正确,反正康定斯基和马列维奇在别的地方也还有。

陈丹青提到的两个点都很有意思,Surikov在选画面主角时有种塑造反英雄-英雄的明显倾向,反对社会改革的禁卫军和反对宗教改革的女贵族,都是被滚滚历史车轮碾过的人物。画历史题材的时候群像的面目真的太重要了,就像好电影不可能容忍不精彩的群众演员,叙述性绘画难道不就是要这样吗,把促成决定性瞬间的每一个微小因素都摆出来给你观看,由观众自己来决定怎样理解。

他们短短的学习“西方”绘画史已经可以做到这样了,本土特性完全是扑面而来,丝毫不需要刻意强调。还真是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呀,多看看好袪魅。

这次的新发现是Zinaida Yevgenyevna Serebriakova。喜欢先于认识,这样才算自然吧。Bleaching Cloth,扑面而来的健康丰沛怎么会被忽略掉。
原来他们是一家子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又看了一眼俄罗斯双城,兴趣才真正被搅动起来了,这算是迟钝星人的福利。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