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esame的博客

蹦蹦跳跳吵吵嚷嚷淅淅沥沥恍恍惚惚快快乐乐哭哭涕涕来来往往又是一天

 
 
 

日志

 
 

奇异酒吧  

2014-08-17 19:56:59|  分类: 胡乱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名字起得真好,fancy a bar? or a fancy bar?

奇异酒吧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为了稀释满月酒的毒,临时拜托出租车司机换一条路。对这种心思昭然若揭的聚会,无论出席多少次,仍是没准备好。倒是曲折又闷热的寻路过程为它增加了点乐趣,从未涉足过的城市,也是十年未变的出发地,当你对居住地感到麻木,厌倦的时候,只要跳上任何一辆号码牌不熟的巴士,或者去地铁挑一个没下过的站台,很快就能证明你有多无知。

把自己命名为往事的社区又是一处从没在我的花城地图出现过的领地,不知道夜里11点后这里还藏着这么多啤酒烟卷生蠔节奏和男男女女。我要去的地方站在巷子尽头的光亮中,奇异酒吧则是悬挂在这条暗巷中唯一一块指示牌,通常情况是,我讨厌定语使用得像日光灯一样的东西,比如说满月酒,庆功宴,但这对昨晚出现的奇异酒吧无效。它令我想起了悬挂在一月午夜的聂拉木小城,与薄冰小心摩擦的车轮,那么轻易就将远处的耀眼光芒设定为终点。

我顺利找到了位于光团中央的目的地,看到细细的黑色浪潮,耳朵却没有获得适当的按摩,无论如何,要如何应付一个人站在明亮节奏里的状况,还是没学会。在抵达目的地最初的十分钟,我接到了三个电话,比过去一周接电话的频率都高,它们分别来自三条线索,将我牢牢的钉在时间的缝隙之中。

检查过去的夏天才发现,原来这个被讨厌的季节并不是一无是处,因为各种临时浮现的念头而成行的旅程总是刺激出比其它季节更多的分泌物,我好像总是在转过身以后才能流得出眼泪,大哭到需要强制练习呼吸节奏的情形上次出现至少是五年前,能够再次确认这种能力还在实在令人高兴。

连续看完森山的两本书,所以他不是首先作为摄影师而是作家被归档。虽然这些专栏结集的文章完全没有文字技巧需要分辨,在此之前,甚至连他的照片也没看过几张,竟然能顺畅的看完的原因是什么?在看迈向另一个国度的时候,我甚至觉得这真是一本糟糕的随笔集,如果森山不是森山,他的回忆,他那些不是湿淋淋刚被捞起来的文字,就是反复徘徊在意义之外的文字凭什么标上价买给我。但是这完全不妨碍去日本走走的念头在看书的过程中积累得越来越有排山倒海的势头。我想我能理解他,毕竟,我也是唯有无所事事,游手好闲,才会感到精神百倍,状况良好的人呐。

 

时间的轮廓

一片机翼

这是森山为飞往青岛的旅程提供的两个字头,当时我想,上一个笔记本开始在从柏林去哥本哈根的空中,这次也不赖,为了不给自己活着的时间贴上任何标签,真的需要时不时为时间擦出轮廓,没有勾线也没关系。

我喜欢他被时间感无休止的纠缠,在回忆里进进出出,终究只会得到模模糊糊结论的无奈。犬的记忆写得重一点,也更适合做书摘和联想。

  • 《坏死的时间》----回忆太重的人走起路来一定更吃力吗?
  • 在国道上疾驰,一切尽在邂逅的瞬间倒退飞逝而去,无可挽回,恋上这些东西便是一场没有结果的爱欲,往往令我焦燥难言。----欲望与欲望那样相似,上路与交欢,哪一样都是不知其终的旅程。
  • 虽然我一直祈望,至少能将这些惊鸿一瞥、却又无止尽地与我们擦肩而过的爱恋之物留驻在胶卷中,但无论我怎么拍,想要的东西大多数像竹篮打水般一一流走,手边仅剩下一堆不可靠、无从捕捉的印象碎片.....
  • 对我来说,沿着一根长长的灰线漫游,至少抵得上读几十本书或写几十本书。掠过每一寸道路、读取沿途每一片风景、按下快门的刹那,我有时觉得自己成了诗人......----候孝贤 《最好的时光》第一个梦,张震的眼睛掠过一个又一个退后的路牌。
  • ...独自享用着她的歌声...
  • 幼年记忆往往虚幻得如同海市蜃楼,例如梦中的一场火灾......----我真见识过一场隔壁的火灾啊,财政局旁的保险公司,在大火将电线烧断后,我在宁爷爷的家欣赏到火光大作的默剧。可是,保险公司的火灾是由谁来赔偿?
  • 方才还确切无疑地留在身上的昨日之镇的实感,向遥远得难以置信的彼方飞逝,很快连实影都抓不住了,孑然无依的奇妙感觉。
  • 只要人活着,在任何情况下也不可能与现实断个一干二净、完全舍弃自我意识,因此寄希望于旅行也无济于事。倒不如说旅行正是为了让承受着生命之重的自己,将濒临极限的负荷抛入未知的时空,然后在形形色色的邂逅中,谋求新的自我意识的觉醒吧。
  • 对于过去曾经活着的事实,我们早已丝毫触感也不存了。----小时候偶然获得的玩具,父母祖父母,任何成年人无意施加的教养,回想起来,每一幕都是惊心动魄的决定性瞬间啊。可是我们都在其中浑然不觉,这种天真比什么都珍贵,那么危险。
  • 人们总在不断地失去自己曾经拥有的风景。那感觉可以看做一种对于时间的焦燥。
  • 这就是现在,我暂且得到的结论。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