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esame的博客

蹦蹦跳跳吵吵嚷嚷淅淅沥沥恍恍惚惚快快乐乐哭哭涕涕来来往往又是一天

 
 
 

日志

 
 

以前之前  

2013-09-03 21:44:55|  分类: 胡乱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前之前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不成功拉花作品来自于坚持改掉名字的高芭。十年前我去给她当伴娘,今次顺路庆祝她重新回到既复杂又简单,既美好又无聊的森林。当初慎重挑选的伴娘裙在衣柜里一待就是十年,最近体重屡破纪录,它若想要趁我着迷古着重现人间的话,可得下番苦功啊。

我的朋友们都比我贴心,所以特别需要一个我,全无负担笑纳所有贴心。
午夜场开演,通宵达旦坚持睁眼的永远都是高芭,这一点我毫不怀疑,从前有荣校礼堂通宵巡逻的老鼠做证,她的良好纪录保持至今,凌晨四点,困到巅峰,她在最关键时刻叫醒另外三个从不讲义气的家伙。我看到Celine在床上袒胸露乳,算计她和Jesse谁为彼此付出的重量更多,根据我昏睡前的记忆,这一天离他们在巴黎疯狂滚床单已经过去九年了。艳遇三部曲的最终章总算是结束得很梦幻,就像它的开始。
如果去希腊,应该还是要带上这一整条片子的印象,从维也纳到巴黎,最后需要去希腊写句点。

…………………………………………………………………………………………
小小的以前,肚皮上没有堆满一条巨型蚕被搬走后留下的蚕蜕。
有些话不能跟宁师傅讲,更不能跟宁爷爷讲,因为他一定为他85年坚持自我,让别人弯曲的性格获得新胜利而骄傲着呢。但事实的确是,我从来没在婚礼和满月酒之类的情节中被快乐满足自然袭击。大宝和小宝会在三年内叫我大姨妈,而我的大姨妈大概正和好几个陌生人一起躺在由于消毒太多次而早就抹不到棉花触感的单人床上,任凭各种软管从喉咙、尿道插进去,与她身体里化妆成绿色浓痰和肺部细菌的死神对峙。我对未来看法冷漠,这边有两个男孩在江城check in,在他们母亲的故乡,有一个他们可能永远不会听说的老年女人随时可能check out。但这并不表示我对人生态度冷漠,会死亡有什么大不了,活得尽兴又不埋怨比死亡难多了。

大姨妈,小老太,最近几年凡是过年去拜访,她都要来上几句招牌话,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得到,这当然不是问句,我也不陌生,陈光翠女士早在90年代初就提早教育过。也许真没有下次了,大姨妈在变成小老太之前,在一间灯光永远昏暗的二楼房间,坐在其他几个权当背景的女工之中,脚踩踏板,右手滑过手摇器,钢针就笃笃笃地走了起来。她的名字里也有个笃字。
...................................................................................................................
现在每次回江城,都简化在饭桌、ktv和谁家的床之间。这次只剩下Dream workshop和艳阳天饭店,what a perfect match.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