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esame的博客

蹦蹦跳跳吵吵嚷嚷淅淅沥沥恍恍惚惚快快乐乐哭哭涕涕来来往往又是一天

 
 
 

日志

 
 

窗外  

2013-09-17 23:56:05|  分类: 胡乱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窗外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一个观众的自我修养
M记小姐在周六晚上招待我听音乐,一个我不认识的巴黎女人,唱的是她特别喜欢的BOSA NOVA,巴黎有我们共同的记忆,它在这个月特别敏感,一碰就碎。
最后返场的ENDING曲选择唱了MAY WAY,对于我仍然分不清是C音还是E音的耳朵,这最后一支就足够了。燕尾蝶们从音乐厅每一个扩散孔里飞出来,几乎没有情节存在,只剩这首歌。
我们的听众朋友们个个身手敏捷,他们在昏暗灯光下的一个半小时里完成了好几场散步接力,从二楼到一楼,从后排到前排再到中场,不需要指引,每个人都是天生寻路高手,知道在如何纵横里找到出路,既不需低头也不用等候时机,在任何时候,任何节奏,起身就对了。比散步更受欢迎的当然是拍照,比脸还大的手机屏幕们足以把室内音乐厅瞬间变成梦幻红树林,巨大的方型萤火虫们一动不动停在各自位置,绝不理会什么有声的有影的警告。无论如何,我就是要记录的心情并不难懂,分享才是它的发动机。我们一直歌颂分享,最近的技术让分享的难度从专业机下降到傻瓜机,于是它更可以浩浩荡荡占领所有场所。不过,分享的笑容也很诡异,在占有-分享的基本模式中,你分享的动机是什么?你分享了什么?为什么分享给了萤火虫们飞出红树林的权力?

六十岁宣言
虽然不确定这个寿星究竟是不是记得清我的全名,还是在陈博的英明指导下,赶着去凑了份子钱,参加了一场除了寿星以外,谁也不认识的寿宴。那天晚上,我们的小老头导师先生看起来是真开心,他在六十岁时得到一个外孙和一个大奖。我其实非常庆幸当初选了他做导师,就像宁师傅和王铁匠当年在无意中交出选择权一样,粘着力最弱的人际关系才最适合我。他还真是从20岁起就长成了现在这副样子,从漂亮的珞珈山移民到80年代集体宿舍集中营状的校园,身材一路保持得多么好。可惜的是,餐馆拿随便什么鱼冒充武昌鱼来红烧。我和我的左邻右舍互称师妹或者师兄几次,然后,名称不详的师兄要赶去邻居家接小孩,名称不详的师妹们还要继续留下来等待合影。就算笑起来有点僵,点头不那么自然,我也为他的心满意足感到高兴。

面试终结者
整个周末宁老师都保持着高浓度心虚笑容,尽量让自己笑得像个老师。
虽然我的样子常常容易被人轻视,但被照顾的时候也不少,这倒是个很好的试纸,看看自己究竟是不是能对各种自相矛盾的年纪歧视从容应付,为什么年纪大就天然值得尊重,为什么年纪小就必须时时被照顾,如果只有生理原因的话,可不怎么有说服力啊。
连续工作十天差不多就快跑到燥郁边界了,可见当初应聘时的表白完全靠不住,我也不能抑止想获得的欲望。如果想让欲望可爱一点,至少需要每周少坐两趟环型公车。
………………………………………………………………………………………………
中年肥其实是脂肪把骨骼淹没了
有那么多令人作呕的其乐融融在万花筒里裂变成一个漂亮的笑容
…………………………………………………………………………………………
bring a sugar cube into the black tea, Brighton knocks the front door.
好彩,我有把小铲子。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