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esame的博客

蹦蹦跳跳吵吵嚷嚷淅淅沥沥恍恍惚惚快快乐乐哭哭涕涕来来往往又是一天

 
 
 

日志

 
 

江城  

2013-03-02 00:55:46|  分类: 胡乱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吧好吧,版权转移自何伟,也不对,是从一个人格分裂的美国人Peter Hessler那里弄来的。结束river town只花了不到一个月时间,它的前辈alone in Berlin呢,从9月份在阿姆斯特丹买下,直到生日那天才算挣扎到最后一个句号,中间还隔了个七天七夜的西伯利亚啊。显然,river town,what a old chap for me. 读书跟交朋友一样,有些会是一见钟情,chemistry瞬间闪得火花四溅,能闪多久另说。另一些需要花多点时间,时不时见个面交换下表情,最后也许不了了之,也可能完全相反。

总的来说,我更喜欢看那个分裂的美国人在还没有充分意识到自己的精神和肉体被涪陵改变以前写下的东西。他做的根本就是人类学家的工作嘛,两年的田野,participatory field-work,预设立场和肉体集中精神角力的两年。虽然他只在第一次放假时坐船经过了西陵峡,但这个river town,这里的dam,顺流而下的峡谷,从涪陵一路冲过来的长江实在太容易引起切肤感了。
这次回家我们只走去江边两回,还都在夜里,连声音也没听见,如果不是那天宁师傅心血来潮,决定带我和王铁匠去看看被链子绑起来的山崖,未果(最后由于到了门口发现三个人谁都指望着别人携带钱包而被门票拒之门外),我大概又要很久都看不到长江了。冬天尾,泥沙还没醒,江不像江。
在秭归新城公园外有一搬再搬的屈原庙,我中学时候春游最远的目的地就是它,那会儿它在香溪镇,现在它住在茅坪镇,两个多小时之外,昭君台被抬高的新镇地平线衬得有点寒碜,明明是我15岁以前仰望的顶点,那点居高自娇的气势全没了,竟然是败给被碾平的水泥房子。宁师傅说纪念馆里我的摆拍照片好像还在,这件事现在每被提起我都想假装不认识我,当不当得了演艺人士可全是天份,天知道我当年那都是为了每顿午饭给两个迷你小馒头才去装哭的,不过,那件事的好处是让我自觉学习了四大美人是哪几位。

最大的江城应该是武汉吧?现在每回路过都怀疑我是不是真在那儿住过四年,非得要等到她们四枚出现,疑心才瓦解得掉。芒果台请来了林志炫唱歌,现在又有了辛晓琪,个个都是泪点,乱戳都中,虽然明明四年间哭的时候全不记得。坐车经过长江一桥就像穿过时间隧道,雾气蒙蒙的,发生什么也不稀奇,在我最迷恋禅宗机巧的时候,从黄鹤楼走去归元寺买颗木鱼挂在脖子上为的是自我宣誓,做个没有女字边的尼姑就是人生理想,前一个理想是当个厨子。这次我在江城还做了堂妹XX怀孕十八周左右三天的见证人,她会成为什么样的母亲?第一天我没关心,因为忙着跟204合体,第二天我觉得太明了难以下咽,第三天她回到刚上幼儿园那年,令园长亲自扭送回家的顽强爱哭精。

找工作round 1
看来是我输了,没人有兴趣见我一面。bit frustrated, bit aimless, guess i should seriously think about something else. Well, 如果我是招聘官也应该不大有兴趣见我,高龄,应届,毫无业界资历,没得过奖,没培过训,什么证书也没有,也没有可证明至少会写通知和通告的作品被打印出来。

广州今天下午穿了隐形斗篷,希望它没有同时藏着北方剧毒。
回南天,最应该喝光所有剩下的酒。
希望HDR没有把时间全毁了。
江城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江城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江城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