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esame的博客

蹦蹦跳跳吵吵嚷嚷淅淅沥沥恍恍惚惚快快乐乐哭哭涕涕来来往往又是一天

 
 
 

日志

 
 

最近的另一个世界  

2012-03-29 06:53:50|  分类: 蹓跶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上8点刚过,49路车的白胡子老师傅通知唯一的乘客下车,ELGOL到了。我们约好下午他跑第二趟的时候,如果在路边看见我就挥手招呼,再把我捎回BROADFORD。两个村之间唯一的公共交通公具就是他这辆49路,每天跑三趟,7点26分,1点05分和下午5点19分,苏格兰的村庄跟云南的村庄,呼伦贝尔的村庄没什么不同,想搭公车的话都得掐好时间,只是苏格兰村车都精确到了分钟,过时就真不候了,它们村里也没有沿路兜客的小‘黑车’,不过,如果天气好,搭上顺风车的机率倒是很大。

作为一个村,ELGOL的尺寸应该只相当于秋那桶,沿山势往下几栋零星的房子铺在海岸边,其中一间是村小学。早上8点进村似乎是太早了点,小学生们还赖在床上,唯一挂牌说供应咖啡的店家要10点以后才开门。ELGOL窝在海角一边,看起来好象不用费多大劲就能游去对面的CUILLIN山脉,那里有天空岛的最高峰,993米,它们现在全被卷进蓝色海雾里,浪花还拍不到停在小学操场上的小红船。

有人在最靠近岬角的巨石旁盖了座白房子,就像是世界尽头的最后一站。我以为那也是这个岛上众多的self-catering cottage中的一个,然后村里的第一个人出现了,他举着望远镜一路小跑从屋里追着什么出来了。
我在看一只鸟。
特别的鸟吗?
也不是多特别,每年只有春天开始了它才飞回来这里,所以,春天真的来了。
如果这段开场白是有人用中文跟我说的话,我多半会暗自笑场,这可不是真文艺加无厘头嘛,好在他是房子的主人,等下就要推着独轮车把家当装进车尾箱,进城去讨生活了。因为春天来了?
这个追着鸟跑的先生去年才从云南普洱回到ELGOL,过去五年,他都待在普洱教英文。今年开始,他当然免不了非常想念云南,想念普洱的食物,想念新疆和四川,我承认他非常了解中国美好的风光究竟在哪里。他语调温柔,象在说梦一样,现在最困扰他的是他得到的中国体验完全没办法传递给他的同乡们,因为在英国‘真正了解中国的人太少了’, 他说那真是另一个世界。后来提到布莱顿,他觉得从ELGOL海边望过去那也是另一个世界。

完全的相互了解是人们又一个奢侈的梦想,不会实现的那种梦想。我在前一天的火车上遇到一个中国人,如果在天涯海角碰到追鸟人是偶然尝到了蜜糖,那么那位同胞的出现就像是不小心磕碎了放在冰箱里两年多被忘掉的鸡蛋。他心里和嘴上的中国跟我看到的和想象中的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而我们操同样的母语,在同样的国土长大,几乎同龄。骄傲和鄙夷的表情在他脸上交替出现,我几乎看到他穿着土绿色军服,手臂上戴着红袖章站在主席台下,时刻准备着喊起口号。他看过不少书,更多的博客和论坛,张口就有数据一二三做论据,这更让我不安,为自己不学无术空有天真愤怒不安。下车后,不安还反反复复跳出来向我示威,后来等我终于发现在他把握十足的表情下尽是些同厂出品的同型材料,被他聪明的盖在国家主义的地基上时我连他的名字都没问。

我们始终在选择和被选择中逐渐成型,看什么,听什么,想什么,怎么看,怎么听,怎么想创造出无数路径,在每个自成一体的世界,哪里才是合适的部位可以至少搭起一条管道通向另一个世界?

ELGOL村的小朋友终于来上学了,他们总共不会超过十个,这天他们小学在村公所里办趣味运动会,49路车上贴了张手写的告示,欢迎大家去跑去跳,咖啡茶和饼干免费供应。

从ELGOL走回BROADFORD,就是从海边走进山里再走回海边的路程,这段路用不着文字为它的美画蛇添足,如果可以边走边听黄韵玲唱‘素描’的话,也许会惹出大哭或大笑,不管是什么都很值得试一回,观众顶多就是三两只生性胆怯的肥羊。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