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esame的博客

蹦蹦跳跳吵吵嚷嚷淅淅沥沥恍恍惚惚快快乐乐哭哭涕涕来来往往又是一天

 
 
 

日志

 
 

新鲜二维  

2011-04-11 23:20:00|  分类: 胡乱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mark一下的,everybody talks about James C. Scott.
再笔记一下:
*农民工的简单再生产renew与扩大再生产reproduction被割裂。
个体劳动使用方只管简单的,这是天性,社会制度与保障体系也不管复杂的,这算什么?
*新生代农民工在个人技能和实质上都丧失了土地。与城镇关系更近更紧密。已经成为固定的流动人口。
虽然固定,却没有渠道完成身份的转变,反复跳槽辗转为的是应对弥散型“不爽”情绪,这看起来是饮鸩止渴的做法,原因还是renew无法满足,reproduction无法开展。最荒谬的是政府在整个活动中所扮演的角色,既要制定社会的游戏规则,还要不时跑出来帮助资本发挥恶的能量,同时抑制社会自发力量的发展。


周五看流浪者之歌途中差点撑不住眯着了。舞者都象从黄色岩石壁画里印出来的,大部分动作节奏都是慢的,作为业余观众,起码还得满足精神充足,而且当天没吸够空气污染颗料两个条件才能应付得来。奇妙的是,当谷粒从沙漏顶完全卸尽到沙漏底以后竟然觉得眼前一片光明。我相信林怀民现场对每一个要求分解动作意义和归纳中心思想观众的统一回答,跳舞的人尝试用舞者的身体和动作传达细微的感觉,道理跟写字的人企图描述某种难以成形的感觉一样,并不需要每个字都立地为兵,统一成传达的精密仪器。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