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esame的博客

蹦蹦跳跳吵吵嚷嚷淅淅沥沥恍恍惚惚快快乐乐哭哭涕涕来来往往又是一天

 
 
 

日志

 
 

混沌的死亡  

2010-11-04 00:45:54|  分类: 胡乱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混沌的死亡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想起"预先告知的谋杀"里那道delicious death.
第一次看到的亡者身体是我那位拿白酒当开水喝的外公,第一次听到的死亡是表哥的唐爷爷,他睡在棺木里听丧鼓那天晚上,倒害得邻居高阿姨因为太害怕而不敢一个人睡.
小镇里的死亡事件不需要讣告,油毡布一搭,哀乐一放,从城东头到西头,便是无人不知的大件事,打丧鼓的爷们唢喇,锣钹要敲上一夜,间中插上好几段哭丧歌,先是数数亡者生平,后半夜没那么多可唱的,也就即兴拈词,从毛爷爷唱到改革开放.

看电视剧总要守个结局,结局有大团圆式的,悲剧式的,还有开放式的.活着就没那么多选项,如果死亡被定义为悲剧的话,那全部人在这事儿上倒是惊人的动作一致.

没几个人向往死亡吧,多半还是因为没有人死过以后再回来开经验交流会.
在武汉那四年,学校操场院墙外竖着一根巨大的烟囟,作了学长学姐们的人喜欢坚持用半恐吓半嬉笑地口气对学弟学妹们传达学校秘闻,说不要端着饭盒去操场吃饭,过不了多久就会看见饭上浮起一层黑灰,那是隔壁火葬场烟囟送来的.

从护士拔下身上最后一根管,到肉身被送进焚化炉,再到骨灰领取处领到一盒沉甸甸,性质不明的灰尘,整个过程并不会比送一头猪上西天更麻烦.城管是绝不会允许哪家上街道上圈地搭灵堂的,跳丧也自然是要被禁止在城门外的,那么还能剩下的就是殡仪馆里一天用八遍的塑料花圈和响起来还亮小红灯的电子鞭炮.

在镇上,对普通亲属和朋友来说,参加葬礼总归是个体力活,需要熬夜,进了城此事可省,但智力和精神要求提高了,除了照搬旧例的重复谈论亡者生前种种,特别是临下车前诸般细节,感叹天不留人以外,亲朋们莫不是从自己脚下出发,一步步仔细丈量着与亡者之间的距离,在遗物清点过程中翻出心里憋久了的话,微微探头试试温度,各种的话头也都能找到归宿.最后,酒局结束,用纸巾一抹嘴,最后送上节哀顺便四个大字,前去思考今天晚饭煮什么菜呢?这个葬礼答谢厅与婚宴厅,弥月厅,生日厅都是一个厅.

死亡只是死者自己的私事,继续搭车的人不分远近亲疏全都无从分担,而葬礼却是个公共活动.活着的人爱说生活总要继续,这是明知死亡避无可避,只好用一场又一场集体聚会抵抗恐惧的简化答案.次日醒来,喝豆浆吃包子的时候,从脑子里捉到"活着真好"句式的机会一定会比平日大,然后,在胃内开始豆浆与肉包子消化工程的时候,活着的习惯性动作又正式开始运转.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