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esame的博客

蹦蹦跳跳吵吵嚷嚷淅淅沥沥恍恍惚惚快快乐乐哭哭涕涕来来往往又是一天

 
 
 

日志

 
 

访谈与动画  

2009-03-09 23:01:49|  分类: 胡乱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天连续两部动画片,一部看得晕头转向,另一部就沉重得抬不起头,一部拥有气质迷幻的名字,另一部的名字浪漫至死。
内容与表现形式的搭配千变万化,任何一个参数的变化都会带出不同的结果。两部都把谈话,或者说是访谈当成是唯一的主角,拼贴那些想像的图片只是为了不让眼睛闲着,它们毕竟还是电影吗。
下午那部台词句句有关宏旨,到头来又全部化成虚无,后一部每一句都实实在在,结束后却在逼人做出判断。
访谈这种方式具有明显的挑衅意味,和任何人际交往一样,在礼貌安全的状态下争夺着控制权,所以访者与谈者的界线也难以划分。我很怀疑由访谈得出的文章,因为访者的预设前提与谈者的自我设定,还有无数主客观条件都充当着一篇文章成型前的阻碍者,最后成型的如果不是访者主导的刻板印象型文章,就是被谈者影响后附和的文章,还有一种情况是访与谈双方两者势力敌,那么也许会有看起来均衡的文章,但这无疑是一种妥协。
………………………………………………………………………………………………
事情在发生的瞬间,真相就已经不存在了,既然记忆是完全可以被意识与无意识合谋篡改的,那么要求历史真实必然只能达到像记录“他了喝一口水”这样细小的分解镜头之真实。记者的作用容易被高估的最大原因之一是他们所服务的组织具有大众传播的特殊功能,这一功能的弊处也会被每一个具体的记者加倍放大。

毫无疑问,信息没有纯粹不偏不倚的中性性质,它从采集、生产、销售,再到达信宿的每一个环节都是不断附着意义的过程,不被信宿解释的信息也可以等同于无,不是吗?
………………………………………………………………………………
我大概永远也无法获得那些我希望拥有的品质,也没办法像个小微风。
最近好像感到可以放下以前种种觉得没办法蜕掉的旧壳,自封的XX家也需要做些动作来活动下筋骨。
已经不会被陈绮贞左右了,不过,今天在电视上看到下个星期去英国觉得还不错。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