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esame的博客

蹦蹦跳跳吵吵嚷嚷淅淅沥沥恍恍惚惚快快乐乐哭哭涕涕来来往往又是一天

 
 
 

日志

 
 

T&N-再见与NAMASTE  

2009-02-18 18:36:25|  分类: 蹓跶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TN-再见与NAMASTE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足足24小时,不足1000公里路程,换车四次,才能抒一口长气,跟加德满都说一声,你好。

 

她脑子里第一次出现尼泊尔和加德满都两个词是何时已无从可考,只模模糊糊记得离开学校好几年后第一次被迫用英文回答想要去哪里时,试图把中文尼泊尔发音成英文而未果的窘境,再有就是申请护照那回,坚定的在出境目的地一栏写上“尼泊尔”,而且,此后还在多个场合跟数名不明真相的群众起誓似的宣称,“我是要去尼泊尔”。起誓那会儿她可没想到,做这个梦竟然要花六年时间。

 

昨天跟今天哪有什么分界线,向着喜玛拉雅山走啊走,天就黑了。

爱唠嗑/侃大山/摆龙门阵/倾偈的安多司机拥有异禀的语言天赋,各地方言段子张口就来,连香港普通话都模仿得惟妙惟肖,这些都还只是前菜,重点是他像唐僧一样诲人不倦,开了闸的嘴从下午见面起就滔滔不绝地一直奔流到第二天到站,直接后果是导致全车乘客当夜无法入眠。他的人生观汉藏混杂,挣大钱喝小酒,年节朝佛交贡品,养着标志老婆和儿女,坚决与“一小撮”人划清界线。每回遇到爱发表意见的人,她一开始都会跟着感觉走用两分法把对方划进“要听”或“过滤”的不同阵营,大多数人由始至终都被她用感觉大尺划拉到固定队伍不会翻案,少数会左右流动,极少数左右摇摆,成分可疑。司机师傅属于极少数。

 

从拉萨城到樟木的800公里,最简洁有效的描述是“一路山歌”,它不单形象概括了全程的风光,还用动词化名词的方式告诉人们这一路主要做了些什么。唱山歌吗,随着场景变换,心情也是大不一样的,在她唱山歌的历史中,下面这次应该是迄今为止最难忘的。

 

当汽车吭哧吭哧开始向上爬时,太阳已经收工回家很久了,上夜班的月亮好像特别兴奋,一出场就光芒四射,一般都觉得这个词是用在太阳身上的,可那天晚上她们见到的月亮真的比以往哪一次都华丽,洗得干干净净的圆脸盘,还披着件闪银光的罩衫,配上四周忽闪忽闪的星星,虽说大部分时间方圆至少数百公里人迹罕见,但当时那大场面完全不需要有人撑场。那是在新定日吧,就着月光,珠穆朗玛、卓奥友和西夏巴马都露出了亲切的面容,这三座看起来比站在车边的人高不出多少的山头,就是曾被无数人幻想过千万遍的家伙吗?其实它们哪里有那么骄傲,也是寂寞的家伙。如果不是山上的风太厉害,她是很想多留一会儿,在离天特别近的地方,还当着众星星们的面唱山歌可不是能常有的经验。

 

凌晨五点左右,聂拉木小城出现了。与其说它是个城,倒更像是惊悚片里搭出来的外景地,连呼啸的风声特效都省了。一条狭长主街,街左边的房屋挂在悬崖边,另一边的则像是卡在山缝间,伴着身后黑白纹路的雪山,好像从来都是这样与世隔绝地站着。穿过聂拉木,司机用山有落石恐吓她们绝不能偷懒打瞌睡,结果,就这样眼睁睁地一眼望到了樟木镇。

 

第一次出国那回,她在飞机上拼了命的想拼出金边的样子,想到最后发现连房屋的线条该是直线还是曲线都拿不准主意。外国的月亮是不是比较圆她弄不清,但是在她长成大人的全部印象中,无论是不是隔着山川海洋,凡是叫“外国”的地方一定是难于到达的,而她自己一定不属于能去外国的“凤毛麟角”。一条条人划出来的边界线还真锁住了地球上不少手脚方便却不允许自由移动的人。

 

她们到达樟木时,整个镇除了两个勤奋的“换币人”都还在沉睡,到了这里,开工时间大约也随邻国顺延两小时十五分。还未出境,先见到窄溜溜的盘山路上停满面孔陌生的大货车,跟本国传统货车的朴实不同,眼前这些封闭箱型大货车个个把自己打扮得像朵花似的,能有空涂两笔的地方绝不留白,跟马尼拉街头拉风的JEEPNEY们异曲同工,还有就是,所有车都出自一家车厂,名叫TATA

 

顺利通过仪表堂堂的出境海关,告别了仪容端正的边防官兵,带着“不要吃鸡”的嘱托,她们每人扛着快30斤的行李终于跨过边界桥,正式踏足尼泊尔。

 

入境海关在哪里?长期在中国生活的人,还以为所有国家的行政机关都装在四平八稳,容易辨识的大房子里,这才刚跨越国境几步啊,情况可就完全不同了。口岸附近的山崖上堆积着分不清户型的大片房屋,花花绿绿的箱型货车像积木一样填充进各种造型房屋的空隙中,从桥上远远望过去,倒是姹紫嫣红挺漂亮,等凑到近跟前再瞧,就得感叹人类是种多么能屈能伸的物种,这才能保持进化到今天。

 

像玩定向寻宝游戏一样,跟一群额头上抹着红涂料,长得都像宝莱坞明星似的士兵好容易打听到海关的所在,发现原来人家根本没挂牌。办公室藏身在一排同样的房屋之间,两名海关关员穿便装坐在杂货铺样的柜台里面,头也不抬地冲着她们边说边比划,“200卢比!”虽说临行前对这200卢比的乱收费项目早有耳闻,到了实战场合,她还是忍不住要碰碰运气,试着上前理论几句,奈何刚转到英语频道,跟尼式英文对接实在困难,于是心不甘情不愿地交了没发票没收据的200卢比。

 

但这仅仅只是尼泊尔风情画展开的第一幕。

通往加德满都一百多公里的山路硬是被走成了长途路线,她们先是经历了漫天要价的霸王车,接着路遇三拨砍树阻路讨说法的乡民,大批围观者对着一棵并不怎么粗壮的树干指点江山,却无人有意移动,还有无数次车与车争路,都在司机们高超的技艺下化险为夷。更加令她钦佩的是乘客们的耐心。无论多离谱的事情发生,他们都表情平静,仿佛是隔壁家的事一样,毫无怨言地步行绕过有争议的大树去搭乘调头往回走的另一辆车。所以每当遇到拦路树时,她们也不得不一次次扛上行李去寻觅下一辆车,第一次还有些新鲜,她很兴奋以为遇到特殊事件,接着同样情况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才让她意识到这可不是小概率事件,瞧瞧当地人处变不惊的样子就该知道,当然,这也应证了LP作者对尼国人国民性的判断,他说他们是一群长于微笑,拙于愤怒的人。

 

全程她唯一听到的怨言出自一名浙江华商之口,听到他心急火燎地用中式发音的尼泊尔话大叫“快走,快走”,不过,他的叫喊全像丢进深潭的小石子儿,开始还有人回头看他一眼以示回应,到了后来连头都没人回了。

 

下午四点半,离开拉萨24小时后,她们的背包总算脏得像个旅行的样子了,也是时候跟拉萨说声再见了。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