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esame的博客

蹦蹦跳跳吵吵嚷嚷淅淅沥沥恍恍惚惚快快乐乐哭哭涕涕来来往往又是一天

 
 
 

日志

 
 

反着走的丝路-中间  

2008-08-04 23:01:14|  分类: 蹓跶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广州到乌市的空中距离是3600KM,5小时。从乌市到喀什飞行时间1小时30分,从兰州到广州,2小时30分。

我讨厌飞行,除了因为它贵,更重要是因为它太快了。地图上两个南辕北辙的点被一只铁鸟轻易缩短成30分钟,或者几个小时,好像什么事情都能在一天的时间里被完成。飞行器用它特别轻巧凉薄的态度取消了很多旅行前后的酝酿期,而这些用来充当缓存的时间多宝贵啊。

 

每次启程前,你要列出一张连指甲剪都不能漏掉的清单,再把它们一一塞进背包,同时,临行前的每一晚都要用来幻想和被突然想起漏掉的东西吵醒,当你背着全部身家踏进机舱以后,这些沉甸甸的预期还没来得及展开就必须要合拢了,再接触地面的时候,已经“咻”地一下被空投到了原本的幻想之地。

 

而每个结束,则是更加难捱的开始。有人需要这段时间跟往后退的种种一一作别,有人需要将一段难以告解的时间装进合适的罐子,有人要用这段时间将照片、手信、笔记和自己整理成完整的一片插页。

除此以外,关于飞行,它的新罪状是窗外的风景。它的伙伴是永远难以挑出毛病的天和云,它们一贯美丽,随时保持着优雅仪态。坐在飞行器里,看不到眼神闪烁的路边摊男孩,也看不到从戈壁到灯火的变迁轨迹。

 

从库车到吐鲁蕃,绿皮火车行驶时间是16小时,从吐鲁蕃到敦煌,高档的旅游专列行驶时间12小时,从敦煌到兰州,样子平平的空调列车要跑14小时。这次旅程帮我找回了那个可以在绿皮车上一连坐上十几个小时的旧我,1997年,嘴里哼着“我想去桂林”,1998年,列车广播里播着“思念静静蔓延”的时候,我们都是喜滋滋地坐在绿皮车厢里,期盼着十几小时过后的解脱。

 

火车的罪状很多。一串封闭的盒子匀速在固定的轨道上没头脑地奔袭,所有旅者的和非旅者的吃喝拉撒、喜怒哀乐在同一时间集中在一起,理论上和实践中都是矛盾特别集中的地方。会在厕所墙壁上看到性趣明确的打油诗或者干脆就是性的呼唤,会要求你在弥漫着排泄物与烟味、体味的混合气味熏陶下想象着眼前那碗方便面是人间至美,会遇到环肥燕瘦的列车员姐妹,满口烟牙的乘警叔叔,会听到各种口音打牌的声音、哄小孩的声音、打呼噜的声音,会被各色人等有意无意的睡姿打扰……可是,能跟硬座再次相认,非常愉快。

 

库车开往吐鲁蕃的这一段是跟明浩一起的,那也是我们最后在一起的长途行程。硬座的乐趣在于永不熄灯,不管几点几分,头顶上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凌晨多少点,靠车门的一家子维族人打牌正打到高兴处,男女声不同频率的叫声连连,还带着手机音乐助阵,我们整个20节都仰仗他们的鼻息看能不能眯上一会儿。好在全车人都风度足够,每个人都能在灯火通明又莺歌不断的车厢里保持闭眼姿态,偶尔才会换个朝向。维族小孩们那个时间全在椅子下和过道上躺着,造型千变,也只有他们才能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睡得像个孩子。

 

吐鲁蕃火车站的行包检查出乎意料的简单,不费吹灰地就让我登上了T字头朝着敦煌开去的列车,也让我试图错过再折返的心思完全落空。反正不管时间有多长,到结束时总是嫌不够长,每次都不够时间完成一个完整的拥抱。我落座,买个啤酒,盯着对座掉眼泪,千方百计不要跟周围的人处在同一时空。这些时候,总是需要检票员一声“咔嚓”来帮我下定决心,转身就走。

 

最后一趟火车开往兰州,那里是一切的终点。同位的王小妞小朋友可爱得难以描述,顺道把我原打算狠狠煽情加扮酷的心情一起丢下了火车。她兴奋得像个天使,同排的每个人都着了魔似地围着她打转。她还有一个一听就是花了全家心思取出来的名字,并不漂亮的爸爸妈妈把所有美的东西都给了她,他们在一起时,就像爸爸妈妈与收养来的小孩那样亲密无间,都忍不住要嫉妒。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