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esame的博客

蹦蹦跳跳吵吵嚷嚷淅淅沥沥恍恍惚惚快快乐乐哭哭涕涕来来往往又是一天

 
 
 

日志

 
 

反着走的丝路-风景的意义5  

2008-08-26 11:05:12|  分类: 蹓跶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沙漠

小学地理课本喜欢用省俭的笔墨告诉我们,在祖国的西北部,是沙漠的王国,新疆,三山夹两盆是最显著的地貌特征.同时应该还会提下这个地方物产丰富,油气资源富足.都说人脑的储存机制是先进去的后出来,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我们总爱怀着小时候的梦想长大,小学课本上的文字注定会在历经一遍又一遍淘洗后,仍以磨灭不了的意志力贴伏在记忆的根基上,顽强地抵抗那些后来的挑战.

 

第一眼看到塔克拉玛干的时候,脑子里并没有立即把它跟地理书中"最大"的画面联系起来.这种情形早就不陌生了,想象中的"别处"总是被每个人想要的那个别处左右,刷上的色彩依据每个人的视力差别而变幻,就算我们是同一版小学地理课本教育出来的学生,真正的塔克拉玛干依然是个非常私人的说法.

 

不到轮南,我可能不会了解卡车司机跑长途时,途中在什么样的店歇脚,当然也不会知道穿越塔克拉玛干需要多长时间.

 

不是第一次见沙漠,所以对沙子的触感,温度,形状并不陌生,但在沙漠腹地连续行驶七个小时,沿途除了沙漠几乎什么也没有的路程,等我到了轮南,才发现这实在是件很神奇的事情. 沙漠一般都是单调的代词,虽然它们事实上是瞬息万变的.就是在很容易就欺骗过人眼的沙漠里,人们开辟出了一条笔直的公路,这条路就像东海龙王每回浮出海面时大海自动分开而成的海路一样,路的两旁沙浪翻滚,路面却一点不受打扰,兀自朝另一个方向没心没肺地延伸.

 

在全世界离海最远的地方,蓝色被黄色打败,沙粒凝固成黄色海浪,甚至它们也会被风吹动,纹理清晰又持久.

 

旅行者的眼睛只看得到漂亮的沙山弧线,因为我们并不会在黄色海洋里寻求日常生活的蛛丝马迹,拖着旅行包来这里只是为了用生命里微不足道的几个小时试试沙漠里的空气呼吸起来究竟跟家乡有什么不同.

 

塔克拉玛干里是有人居住的,不是古国遗民,是中石油的员工,和依附于油田的各种城镇生活要素提供者.塔中油田营地看起来就是个内地常见的,因交通干道而兴起的小村庄,临着路面的房子都被征用作商业用途,几家小菜馆,零售店,还有按摩中心,招牌的设计也是如出一辙的简明直白.后面围着沙子建着一排简易平房,房顶上装了不少卫星电视接收器,好几间房外还挂着空调主机,每间房都用红油漆草草写了个数字标号,应该是可以提供对外住宿的所在.

 

我所能看到的"最大"的沙漠就只有公路两旁指甲盖那么小一块,四点半开始,躺在莫名其妙被升等成高级卧铺的车尾,贪心地眼巴巴地望着它.太阳在那时间渐渐落向西边,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景象据说是在鄯善才看得到,但不管了,就是这样溶化在沙子里已经超乎想象的美好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