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esame的博客

蹦蹦跳跳吵吵嚷嚷淅淅沥沥恍恍惚惚快快乐乐哭哭涕涕来来往往又是一天

 
 
 

日志

 
 

以OG之名  

2008-08-12 09:59:17|  分类: 蹓跶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奥运是本次旅程绕不过去的话题。随处可见的招牌时刻提醒着你今年是2008年,等到了兰州,火车站外的警犬,大马路上扎着各色袖箍的志愿者大妈们,更别提随便哪个大楼外都贴着的五环和五个胖娃娃。希腊开始张罗第一次运动会的时候,能邀请到的运动员和观众一定少得可怜,咱们的北京可比它宏大了不知道多少倍。传播不单能让信息量成几何倍数的增长,更是在悄悄行使着控制权。从京城到河西走廊,出了敦煌入西域,铁轨、公路和天空把人从四面八方载入这一大片土地,电波、纸张和网络将京城的信息和意志传送进来。

 

有盼头是做人的乐趣之一。奥运之前盼的是香港和澳门回归,等到了新世纪,全国上下就冲着2008了,等盼到了这一年,我们的神经自发自动地又旋紧了好几道,就像是攒了一辈子钱,终于轮到出场请村里人吃回饭的家庭,到了请客那天,屋里屋外,哪片叶子上露珠多了一颗都会被眼尖的主人发现,更别提家里大大小小的孩子们,他们每一个都被期望在宴会上表现得体,纯良又讨喜。同样的,奥运开始前,这个家里个头最大的孩子所肩负的希望怎么会小呢?站有站样,坐有坐样,是基本要求。

 

奥运与南疆的第一层关系是检查。坐飞机要检查是应该,可是连脚趾全露在外面的凉鞋都要脱下来照X光就不多见了吧。坐火车也该检查行李,不过现在除了机检,还要在入站处倒出55升甚至更大的包里所有的物件给警察叔叔一件件过目。坐汽车通常也是要让行李做个B超的,但最近新增身份证登记加警察叔叔Q&A环节,我们被抽问的题目是,“去库车做什么?”当我们诚恳地答完“去旅行”后,忍不住想到个蠢问题,会有人同样诚实地回答“去爆破”吗?

 

登上交通工具以前检查仍属常规,根据人群一聚集智商就变低的原理,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总有那么一小撮人,冷不丁一犯傻就害人又害己了。但这回在南疆,我们还享受了好几次中途查车的新待遇,这里并不包括去塔什库尔干路上的两次盘查,去边境吗,大家很有觉悟一而再、再而三地下车、出示两证。话说的是离开边境近1000公里以后,身份证明仍然有必要放在方便取放的口袋,早知道要如此麻烦警察叔叔,其实该早点为绝大部分群众设计一款“良民证”,这样办不到证的家伙们就没机会上路了,省力又省心。

 

掀开检查这一页,五花八门的住宿要求是另一个看点,无论是什么要求,都被冠以奥运的名义。因为有一段路程跟不太像老外的老外同行,有机会见识到广袤南疆的旅馆规则多样性,有可以男女混双的规矩,也有单打的规矩,有对内人的规矩,还有专门对外人立的规矩。要论最较真的旅馆,本趟首选轮南的路边店,住过了连名字都没瞧见,可规矩倒遵守得特别好。

 

那是一地阑珊灯火的沙漠边缘地带,北京时间大约晚上11点半,睡得不太清醒的两个家伙被司机通知到站了,于是就两个人和两个包被扔在路边,其余车友都继续向北,奔向乌市。一开始我还真以为站在轮台县的郊区呢,哪晓得睁眼一看,我们所处之地实为轮南。粗粗一打听,排排座的出租车司机们坐地起价,要80才肯开去县城,以勤俭节约为荣的我们果断决定就地歇了吧,随即转向身后写着旅社字眼的房子。先去了间门脸比较大的,有名有姓的旅社。一进门,老板娘就拿目光检查我们的脸,一看就觉悟很高的她开口先问你们俩什么关系?结果因为缺少一个结婚证而和低价房无缘,虽然我当时困饿难当,还是想到了反问老板娘的疑问,“你见过认识三天就领证的吗?”接着辗转去了隔壁灯光昏黄的那家,好在这个老板娘政治水平没达标,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二话没说在一个小本上记下证件号就算完事,价钱也让我们惊喜不已。哪料到这事因奥运之名峰回路转,惊喜没持续到十分钟,就因为金同学扮不成中国人的留学生证,老板娘遵纪守法的儿子向刚刚巡逻过的民警求助,事情立马变大条了。根据一连串奥运期间新规矩,警察同志们在凌晨一点时分还要加班研究对策,看看要如何处理这种外国穷人,一度提出我们必须连夜进城,入住多星级以上酒店。好在轮南的派出所同志们还是比较体贴,最后没把我们送走,但是,仍要坚决地执行中外人士分开住宿的规矩。就这样,我们住宿费新低的美好愿望也被为奥运而设的新规给扼杀了。

 

京城到南疆各处,就算是直线距离也多超过3000公里,但奥运的影响是无远弗界的。往年热热闹闹的七月八月,今年看来很是宁静,住宿不用预定,还动不动就能出一张床的钱占上整间房;坐车不用提前买票,在到吐鲁蕃之前,几乎没见过任何小红帽团队,当然这应该也是成就我此次高回头率的原因之一,在街上闲晃的游客真的不多。出租车司机和旅馆业者都用奥运来解释生意萧索的原因。大家都说是因为奥运了,所有人都去了北京,没人有功夫来南疆了。如果这个答案完全成立的话,吐鲁蕃和敦煌一车车的小红帽们是哪里来的空闲时间呢?

 

奥运是张巨大的饼,悬在中国人头顶7年。起初大家都以为等到了那一天,这张巨饼够咱们大家吃上好一阵的,什么也不用干的,只是靠吃它就能幸福得飞起来。等真到了这一天,怎么除了少数几个地方的人吃到饼以外,其余兄弟们都只能张着嘴,眼巴巴看着呢?尽管其他地方也都兴高采烈地把五个福娃领回家,共同享受家族荣光,那么奥运的饼渣什么时候才会掉落到这里呢?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