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esame的博客

蹦蹦跳跳吵吵嚷嚷淅淅沥沥恍恍惚惚快快乐乐哭哭涕涕来来往往又是一天

 
 
 

日志

 
 

婚礼开场,葬礼收尾  

2008-06-03 16:51:36|  分类: 电影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睡前电影,《JUNO》和《一一》的分野再明显不过。

我喜欢ELLE PAGE的满不在乎的样子,但是SOME PEOPLE HAVE REAL PROBLEMS。

跟很多人一样,我们都看到了破碎不堪的生活片段,并且可以毫不费力地,一点点从中找到自己的痕迹。这样的电影都一样,超过两小时的片长和没有明显起承转合流水一般的时间,会一分钟一分钟地过滤掉不可能喜欢它的人,正如我们大多数人都对自己的日子有发不完的牢骚和写不完的怨言一样,低头整理了无新意的琐碎时间远不如看超人穿着三角裤满天空乱飞好玩。

这片的英译名叫a one and a two,看得出跟一一之间的联系吗。喜欢在音、形、义之间兜兜转转的人一定可以想出N种解释。

NJ和敏敏,还有阿瑞。

阿弟和小燕,还有云云。

婷婷和莉莉,还有胖子。

莉莉和妈妈,还有英文老师。

NJ和同学,还有大田。

阿弟和儿子,还有小燕。

……

应该都是A ONE AND A TWO关系式的一种吧,散开了想,任何一组三人关系,都可以套进这个公式。除了洋洋以外,他太直接,还没有足够的粘着力形成这样的关系。

在超稳定的镜头里,我看到的全是破碎的镜像,杨德昌在这片里喜欢用反射的方式呈现人物和情节。用镜子、玻璃,甚至什么都没有,只有空间里产生的声音。这样的方式一边让我觉得疏离,一边又感到身临其境。介质是普遍存在的,存在得都常常让人忽略了它的存在,仔细想想,有多少说话和多少画面是你作为非当事人、当场人听见和看见的呢,而这些我们也都习惯性地纳为己有,久而久之,就以为天生就是这样了。

 

上周看黄伟凯的纪录片,名字都还没完全确定,所以他在反复回答提问者对他拍摄意图的揣测时,坚定地说没有意图,只是展示。但显然不是这样,不光是观影者各自看到了不同的意图,他自己也在剪辑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将意图嵌入了,如果不承认,只是不愿承认或者没有想明白罢了。

一一显然是意图十足的,看名字就知道。但又讲得很晦涩。杨先生用几近白描的手法写出了一段朦胧诗。

婚礼开场,葬礼收尾是意图。

阿弟的婚礼有旧情人闹场,婆婆脑溢血,NJ与初恋情人偶遇,新搬家而来的莉莉母女,敏感的洋洋和温柔的婷婷,不管哪一处都透着强烈的意图,又怎么能说冲突不够呢。

但还就是冲突不够,就连随时都在大声嚷嚷的阿弟也是,当他除下衬衫,露出纺棰一样的浮肿身体时,动作都是迟缓的。那么多事情纠缠在一起,同一屋檐下的人却是互相不知道地过着一如往常的日子。等到上山清修的人回到家,似乎一切都没变。

偏偏在最后安排横冲直撞的洋洋在婆婆的葬礼上用典型的小学生朗诵口吻说,我也老了。相信很多人也都被这一句刺到了。如果不是在这种特殊场合,大人们一定会对小孩子的童言抱以明朗又自怜的笑。但在这里估计笑得出的没几个。

其实没什么大道理需要通过电影去悟,NJ和敏敏所感到的“一样”跟洋洋那篇看起来很不一样的悼文才是常态。大人和小孩各自的常态。

婚礼和葬礼,人类历来公认最重要的两个仪式,都是一种通过仪式。通过仪式宣布某人从此进入了另一种状态,求得秩序和安定的仪式,将跃动拉回常态的仪式。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