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esame的博客

蹦蹦跳跳吵吵嚷嚷淅淅沥沥恍恍惚惚快快乐乐哭哭涕涕来来往往又是一天

 
 
 

日志

 
 

放轻松  

2008-03-21 16:59:56|  分类: 电影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定有人无聊到从语言学的角度去观察这帮酷爱用两个字做片名的导演们。突然有了别的想法,要保密。

3月8号献给立春,3月20号献给报上赋予盛大空间的左右,号称全亚洲足版首映,票价其实很亲民,天河影城也没给它端巨星的架子,这个挺好。

一直憋到今天,最想说的话竟然是真希望没在电影院看这些片子,无比怀念15寸电脑屏幕带来的私密快感。与人分享不是时时都好,以为只有自己获得,只有自己占有是私心的基本特征,也是最大快乐。

立春不是不够好,左右也不是不好,只是没有收获到期望中怒放的麦田,庄稼人只好咧开嘴笑笑,把准备好的致词唵回去。

 立春以前

 从安阳话到包头话,方言的势力在这种电影里有蔓延的势头,多样性在方言里貌似坚强地生长。除了原产地生人以外,我们不可能太过挑剔演员的发音,不会被是否拿腔拿调所困扰(同样的情况出现在山乡书记里,我的鄂西人身份让我几乎不时被蹩脚的声音带回现实),倒是会被奇异的音调带去另一个空间,抽离实境,我想这是频繁使用方言,特别是小城镇方言的好处之一。

立春的故事没有特别广泛的群众基础,但是以个人经验而言,相信每个小城镇里都生活着几个王彩玲和黄四宝。最远的记忆来自那个叫高清江的男人,我认识的他的时候他就是个我眼里的中年男人,当然以我上小学的眼睛看来,25岁跟45岁都一样,都是中年男人。他之所以让我到今天也忘不掉是因为,他是跟爷爷奶奶、老爸老妈、姑姑舅舅们不同的另一种人。他长什么样子呢,那时候我也没看清,现在能想到的只有瘦,但不是象竹竿那样清晰的瘦,只是个单单的影子。

他在县城里一个叫总工会的地方住,大概也在那里混饭吃。他有什么过人之处呢,我没听过他唱歌,也没看过他跳WU,也没见过他吹吹弹弹。以前觉得在工会工作的人多少都该会点什么,他们是不用生产什么,填写什么报表的一群人,只用在城里办活动的时候唱唱跳跳,或者来我们小学组织个兴趣培训班就能拿工资。所以,这也许算得上是他的过人之处。

但事实上让我记住的不是什么都不会就能领钱的幸福人生。他有一天似乎在我爷爷家说他要骑自行车环游中国,车后面插个小国旗,为了即将在北京举办的亚运会。我爷爷他们当着面对他说了什么记不清了,大约是要注意安全之类吧,倒是记得他走了以后很久,他们在当我不存在时的闲聊里说高清江是个疯子,就算不疯,神经也是有毛病的。

后来,也许是一年以后,他又来过我爷爷家,跟他们讲一路上去了哪里,干了什么,遇到什么,好象还有个亚运会官方给他的奖状什么的。我爷爷他们那时候也没对他的陈述表示出任何激烈的情绪起伏,没有很开心,也没有很羡慕,只是听了听。

在他发神经骑行的那段时间里,我爷爷以我的名义给亚运会捐了十块钱,结果有一天全校升旗仪式后,校长在例行讲话结束后以高昂的语调宣布要严重表扬一个人,并号召全校同学学习这种爱国情操。这个人就是我。

再后来,与高清江相熟的二叔转了人生方向,这个人很少来爷爷家说话了,而我因为那次捐款异常风光地度过了整个小学时光,风光到同学都讨厌的地步,并且自此官运亨通,一直延续到中学。

那个叫高清江的人,我认识他的时候从没见过他有老婆,也没有小孩。每次见到都精神极了,总在说接下来要去干什么,但都是些与调去某个局做干事,或者托人买个电视机的没关系的计划。

接下来要说的是我二叔。他曾经与一些我很想认识的人相熟,但后来他的接交对象就全变成了我不喜欢的人。

当穿着皮衣的黄四宝一出现,我就本能地想起了我的二叔。他曾在八零年代做过我们家好长一段时间的时尚先锋,曲里拐弯的长头发,紧得象春节奶奶灌的腊肠一样的牛仔裤,花里胡哨的红黑格子衬衣,在我们那个四面八方都是山的小城里,估计全城的先锋他也算得上一号。


我的记忆里,有个夏天,二叔带过他的同学回家,成天背着个绿色板子东颠西跑,他们称之为写生。当时没太明白究竟什么叫写生,但是却非常乐意充当模特,指望着能看到象年画里的人一样的自己。

再后来他就毕业了。爷爷家客厅正墙上挂了他的毕业作品好几年,一幅叫黄鹤楼的中堂画。
崔灏在唐朝就对黄鹤楼发表了那样的看法,斯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所以我突然为二叔人生的剧变找到了理论依据。

象黄四宝一样,二叔剪了头发,换了衣服,再戴上个新闻联播里大多数男主角爱戴的大框眼镜,去县里一栋大楼朝八晚五了,以后,在那个人人都是亲戚的小城里,常常听到有人跟他打招呼,后面带职务那种招呼。

看立春的时候,我还想到了李默佳,这是很自然的吧。越是小的圈子越是容不下异见,因为一致是安全的,是可以依靠的,是证明大家是一国的最佳表态。如果你不能跟半径10公里的小圈子保持一致,那么很不幸,你的圈子会利用各种气场修正你的看法,直到你妥协,或者象胡老师一样,干脆强奸一个试试,用绝决的方式捍卫异见。

电影给了王彩玲一个妥协者新的希望,一个小孩。小孩总是象征希望的,我们相信一个被自己灌溉成长的小孩最终会照着自己的希望去成长,长成另一个自己,彷佛重生。但这其实是无望的梦想。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