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esame的博客

蹦蹦跳跳吵吵嚷嚷淅淅沥沥恍恍惚惚快快乐乐哭哭涕涕来来往往又是一天

 
 
 

日志

 
 

烂醉如泥的一天一夜  

2008-12-25 20:05:21|  分类: 胡乱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数学能力是无可救药的坏,干脆不要在费力掰手指数日子了,反正一直到1月1日来临前,所有的时间都供倒数。

酒精打乱了每日一播的旧计划,那么就全盘否定那不堪一击的计划吧,不擅长的东西就算想踮起脚练练也是白搭。
昨天,先从牙齿说起。
我带着它们,在天还没亮明白的时候就出门了,挤公车,挤地铁,快步奔向它们的医院。昨天早上是个毫不起眼的早上,参与挤车运动的人们莫不是蒙着一层看不见的面纱在默默观察和计算。等我跟牙齿们本年度倒数第三次会晤它们的牙医时,有颗感情脆弱的家伙忍不住血泪纵横,是啊,又是一年啊,在它的洞里两名不具名的牙医小姐已经工作超过5小时,而我咧,也在那个洞里投入了不愿总和的银子。

然后,带着下次约会的小便条,怀揣着三个硬币摸进了地铁站里的麦当当,寻到那里的路途中已经盘算好要把热咖啡换成热果汁。选餐、换汁、掏钱!~~~~没钱,对不起,我走了。

昨天下午什么也没发生,只是看掉了一个叫松子的戏剧人生。她小时练了一种引人发笑的鬼脸,结果这张鬼脸一路引导她变成了一支连可怜都无从可怜起的形单影只的女鬼。老实说,在被称作平安夜的日子看这种电影是非常不应景的,但日本人把悲惨世界也拍的象拼盘刺生一样精美异常,头发一丝不乱,安静的躺在描着浮世绘底纹的盘子里。我在暗自庆幸不拥有松子的个性,却在晚间拍照的时候条件反射地做出她的鬼脸。

关电脑以前,QQ新闻挂了一条标题新闻,说饭岛爱小姐在这一天陈尸自家屋里。截止到昨晚为止,我都还没看过她的大作,只在口口相传的耳语中把她的名字景仰。她活着时有人把她放进歌词,现在挂了,还有人为她写歌吗。

饭局是所有我们节日的重点,大部分时候是唯一重点,并且有些节日跟我们也没什么直接关系。
平安夜的饭局是这一天真正的开始,第一摊是填肚子,第二摊是填脑子。
第一摊选在隐蔽在公园里的饭堂,进出还需暗号,有电瓶车把人捎进密园深处。最近去的餐厅都极力在外表上跟餐厅撇清关系,这家没挂招牌的灰色小楼外就挂了块某地税局摄影基地的牌子,问服务小妹你们跟税务局是什么关系,她暧昧地说声不知道。
所谓新派、改良什么的大部分都是把旧菜式换个盘子,再端进不象餐厅的房子里,昨天这个也是。

第二摊在天河南的居民楼里,11点才开喝的头头脑脑们把持不住嗓门的音量,激得楼上住户端出两盆水伺候,偏巧没让我们被教训到,却让楼下喝露天非酒精饮料的路人甲们中了招。每个酒局进行中,总是有人懂得节制,有人刻意买嗨,有人知道点到为止。我显然是属于刻意买嗨型,每种都喝得自觉自愿,迅速脚浮浮眼花花世界多美好。不用费心思考的喝酒时间多么难得,就是这么想。

继去年被黑啤撂倒后,明年开始,又多了一笔新醉记录,这次的杀手是葡萄圈混合酒种加威士忌。
于是从凌晨开始到现在,从吐完又吐到梦游敲字,真不晓得还需要为这个与己无关的节日絮叨些什么才够本。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