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esame的博客

蹦蹦跳跳吵吵嚷嚷淅淅沥沥恍恍惚惚快快乐乐哭哭涕涕来来往往又是一天

 
 
 
 
 
 

于少女在上

2017-6-14 0:15:03 阅读8 评论0 142017/06 June14

于少女在上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接受城中文艺老中青年朝拜。
用词更准确点,是接受以女性为主体的文艺老中青年手机镜头朝拜。
描述再细致一点,这群人里有穿不对称剪裁——官方术语称之为设计感袍子的女士,有背铂金包的女士,有戴着草编绅士帽的女士,也有坐头排背朝于少女比V自拍的女士,还有手捧法语书抓紧时间阅读的女士,啊,昨夜真是各种各样女士齐聚的舞台啊。
好在于少女功力深厚,在这么多女士环伺当中仍然毫无惧色,坐在藤椅上转几个圈圈,随口哼几声小曲就足够获得六次返场的掌声。

作为一名需要排除万难才能出门的24小时不打烊食堂经营者兼厨子,好彩我早早就买了票,要不然多半占不到歌剧厅里一把椅子。单人朗诵都能卖完歌剧厅的票,少女力果然惊人。当晚于少女一句废话没有,上台,干活,如果不是观众拍照留念的心情太炽热,我估计她是不会踩着高跟鞋来来回回走的。虽然穿着甜美的裙子,感觉还是那个elle里的那个魔王,不过情人里的我跟魔王其实是有相似的,她们看向自己人生的目光都很冷静。
 

作者  | 2017-6-14 0:15:03 | 阅读(8) |评论(0) | 阅读全文>>

滚滚特纳

2017-6-13 23:32:27 阅读7 评论0 132017/06 June13

滚滚特纳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滚滚特纳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作者  | 2017-6-13 23:32:27 | 阅读(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天空是颗消化一切的胃

2017-6-6 23:09:38 阅读6 评论0 62017/06 June6

天空是颗消化一切的胃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天空是颗消化一切的胃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作者  | 2017-6-6 23:09:38 | 阅读(6) |评论(0) | 阅读全文>>

凤凰花又开了

2017-6-5 0:58:34 阅读8 评论0 52017/06 June5

凤凰花又开了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已经是6月5日了。
昨晚我在路边捡到一枝凤凰花的豆荚,总算给我捡到一次,感觉终于可以放林志炫出来再唱一遍了。这次,特别限定播给你听,你从人间毕业了。别人是中学毕业,幼儿园毕业,大学毕业,你可是修完了人生的全部学分啊,像这种重大成就,只有唱凤凰花开的路口才合适,我是不是特别机智?答案是肯定的,我肯定你肯定会说对,你对我的套路不就是如此浅显嘛。

你知道我第一次亲身参与死亡事件是什么时候吗,你当然不知道,我自己都不记得,表哥的爷爷躺在楼下的棺材里,丧鼓打得咚咚响,打得隔壁的漂亮阿姨好害怕,只好求助于被爸妈禁止参加楼下活动的我,好吧,我承认这根本算不上亲身参与,顶多算友情客串,还是远程的,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应该是从那时候开始把死亡当成一个事儿来思考的,主要思考成果是这事最可怕的在于躺在土里被虫咬真是很糟糕啊,那得多疼啊。当然,后来我当然弄清楚了,人间学校毕业生都不怕这个。以前只见过给前辈们办毕业典礼,现在也要给同期生办了,你就成功领跑冲线了。
你知道我不稀罕跟人谈感情,谈感情多伤感情啊,所以,
恭喜你,毕业了。

作者  | 2017-6-5 0:58:34 | 阅读(8) |评论(0) | 阅读全文>>

广场舞预备役

2017-5-31 17:12:01 阅读8 评论0 312017/05 May31

声音再次证明了它的实力,即使是早上九点一目了然的日光也无法令它褪色。
是的,今天第一次get到了法斯宾德的美,原来他的妙处不在下半身,而是肉嗓啊。乖乖,保卫银河边界什么的,听得我都快在太阳刚出来那会儿自己跳起广场独舞了。


正午故事的故事一直没认真读,今天赶上一回,编辑们在月底的大杂烩,这时候是显示编辑们想要读者朋友们看到的那一面的时候。
整个五月,他们挑出来的大事,唯有一件我最关心,徐家汇公园里那只被外卖小哥吃掉的黑天鹅。
因为前天晚上我还在问,边吃卤狮头鹅边问,如果不能想像吃天鹅,为什么对其他鹅下得去嘴呢?

今天看正午还有一个收获是舒淇,准确来说,是路易威登带来的舒淇。那么多香港女明星,为什么选了她来作香港声音漫游的导游呢?当然是因为她的声音好啊,有魔力。

今天,姓正的还有一件事,正式开看Fargo第三季,存货攒得差不多了,是时候把小伊万放出来了,听听我们苏格兰小哥的明尼苏达口音,正好解暑。究竟苏式口音为什么这么迷人呢?特别是田纳特,不要太苏啊。

话说王铁匠脱离广场已经太久了,当然,她从来也没在适当的季节去过广场。今天,她仍埋头在厨房,把抽油烟机的十八辈祖宗都弄清楚了,就好像在她返乡之后,我们每天都要靠露水活下去那样地,把抽油烟机擦成了一件装置艺术品。

作者  | 2017-5-31 17:12:01 | 阅读(8) |评论(0) | 阅读全文>>

五月总是似曾相似

2017-5-31 16:38:28 阅读6 评论0 312017/05 May31

五月总是似曾相似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又一次从凝固的下午醒过来,以为夏天已经结束了。
十万只知了也醒着。
它们大概也不喜欢被当作白噪音的取景地。
我在四月陷入深深的疑虑,第一次怀疑身体设计是个人人都知道,人人都试过,却就不告诉你的骗局。
五月则不同,我们有很多庆祝的理由,有些被国家盖章,有些来自你的加冕。
又一片云被撕开了,
只跟纵队里的几棵棕榈树说过再见。
我忘了吵醒我的是你的哭声。

作者  | 2017-5-31 16:38:28 | 阅读(6) |评论(0) | 阅读全文>>

龙舟、鸡蛋花和两只老虎

2017-5-28 15:39:42 阅读8 评论0 282017/05 May28

龙舟、鸡蛋花和两只老虎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龙舟、鸡蛋花和两只老虎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龙舟、鸡蛋花和两只老虎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作者  | 2017-5-28 15:39:42 | 阅读(8) |评论(0) | 阅读全文>>

邪恶的夏天

2017-5-23 18:10:04 阅读4 评论0 232017/05 May23

今年以来我才意识到,原来我跟王铁匠伉俪最大最不可调和的矛盾竟然是吹不吹空调的矛盾。深挖这个矛盾的本质,其实是他们永远觉得冷及同时觉得我也冷与我永远觉得热的矛盾,于是我们的日常对话总是绕不开这种例句:
你不冷吗?
不冷,我上一顿汗还没干呢。
你不热吗?
不热,我还觉得凉呢。

王铁匠每天出没最多的地方是厨房,比她躺在床上的时间还多。
从我记事开始,她的拿手菜还没有出现过。
王铁匠又蹲在厨房入口,将种菜邻居送来的杨莓一粒一粒从纸盒里拿出来,再一粒一粒码进上周买葡萄留下的塑料包装盒里,每一排码几颗都是有数的,如果横排纵列对不齐那是要重新来过的,现在,她的手指已经被染成莓红色了。

宁师傅的驻地比较多元化一点,跟他爱看的央视新闻频道一样,有时在餐厅,有时在客厅,有时在卧室,只要有手机就行。他微信里的好友人数可能不太拿得出手,可论起刷朋友圈的频率一定不会输给任何人,看完了自己的,看王铁匠的,看完了今天的,再翻看历史记录,稍带手还帮王铁匠回复几条那几个他瞧不上的大嗓门朋友来信。

小凤饼基本维持着两点一线的例行动作,对复杂环境采取以不变应万变的策略,连表情包都用得异常节省。很显然这种楞劲儿有时候会成为核心竞争力,轻易就把其他人带进了以自己为中心的旋涡里。

虽然看起来我们之间的矛盾十分符合人民内部矛盾的定义,但广州邪恶的夏天还是在一个屋檐下制造出了两个世界。

作者  | 2017-5-23 18:10:04 | 阅读(4) |评论(0) | 阅读全文>>

你的名字

2017-5-15 21:47:08 阅读7 评论0 152017/05 May15

你的名字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双峰镇VIP客户
短鼻子书记
成珠楼不自掏腰包代言人
尿布宗师
………………………………
我继续缩在壳里,外面贴上了一张新标签,上书一个成语——胖若两人。
原来全世界的肉都长在你身上是这个样子啊。
在黄集伟那里又发现一个好词——文字快销品,他真是个好厨子,总是能把不同品种的文字搭起来,做出一些让人看着眼熟,吃起来新鲜的菜。

作者  | 2017-5-15 21:47:08 | 阅读(7) |评论(0) | 阅读全文>>

自由长这样

2017-5-9 21:12:16 阅读8 评论0 92017/05 May9

自由长这样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作者  | 2017-5-9 21:12:16 | 阅读(8) |评论(0) | 阅读全文>>

李娟的外婆

2017-4-26 22:17:20 阅读17 评论0 262017/04 Apr26

前天在大家上看到李娟写给外婆的文章,更喜欢她发在文汇报的这篇。
她用字大都很日常,是流畅又爽利的,意外的是最后总觉得十分温柔。在喀纳斯景区里有个李娟书屋,但我不信那是李娟的书屋。
方言对于人物的塑造常常有惊人的力量,是不是因为只有方言才能表达出不能被普通话擦除的幽微之处。

作者  | 2017-4-26 22:17:20 | 阅读(1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来诗这样

2017-4-23 18:47:38 阅读11 评论2 232017/04 Apr23

我早年背诗的可怕经验
四月嘛不是读书天,五月估计也不是,六月呢,有点可能吧。
中文诗的音乐性和汉字的美感才真是吸引人的东西,语言需要节奏和跳舞的脚需要的一样。
难怪一直忘不掉黄四娘家花满蹊。

作者  | 2017-4-23 18:47:38 | 阅读(11) |评论(2) | 阅读全文>>

others are working

2017-4-22 19:14:57 阅读4 评论1 222017/04 Apr22

others are working all around the world, I'm feeding the whole world.

others are working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作者  | 2017-4-22 19:14:57 | 阅读(4) |评论(1) | 阅读全文>>

出前一叮

2017-4-4 22:05:00 阅读17 评论0 42017/04 Apr4

郭富城的婚讯和姑姑在清明节投稿的命题作文都很让我耿耿于怀。对于郭生,我怀的是幸好中学开始就决定不跟他结婚了。而姑姑的情况复杂一点,真情和假意在她脑子里大概早就拧成一股绳,是无论如何也拆解不开了。

 感谢伟大的淘宝和伟大的寄错货的卖家,感谢伟大的保加利亚人民,让我有机会尝到这么灵的小米布扎,现如今,只要一想到冰箱里还有两支猫着,可尔必思断货的乡愁也能稍稍慰解。

我从昨天开始认真追起了国剧---人民的名义。

一直有个科学问题困扰我:究竟一个人要放多少个屁才能过完一生?
everyone is waiting for a Ting...

作者  | 2017-4-4 22:05:00 | 阅读(17) |评论(0) | 阅读全文>>

路过台北一会儿

2017-4-4 21:46:00 阅读9 评论0 42017/04 Apr4

雨水停在屋檐下,老板娘和帮工们在为当晚的自选便当做准备,我带着一只鱼缸住进了罗斯福路32838号屋塔房。


台北,显然不是25年前刚认识小虎队时候的台北,也不是20年前听飞行天线,看席绢和三毛时候的台北,不是15年前为道明寺神魂颠倒时的台北,不是10年前光是想到湘琴和直树就能笑醒的台北,甚至连7年前听林宥嘉的时候也对不上,在这段说起来漫长的时间序列里,台北的卡里斯玛好像一直在下降,到了2016年末,这个被彻底祛魅的幻想之地终于变成了一碗又一碗说不上来有多好吃的牛肉面。


从机场通往大安区的路被阴雨把颜色冲没了,远远站着的101同样无精打采,沿着高速路的楼房,一栋栋连起来,就像是对岸的倒影,才下午三点,已经暮气沉沉。房东起初以为我是从东南部北上的岛民,因为根本忍不住要去模仿这种熟悉得脱口而出的腔调。所以,对于要来台北看什么,我张开嘴却什么也答不出。


第一天,我抱着侥幸心理搭上了去九份的公车,以为旅行团员们也许不喜欢在降雨概率70%的周一出行。现实当然是用来打击幻想的,老街入口处的公用厕所就足够完成击打动作了。来之前有过足够的预设,眼前这个九份,既不让人失望,也没有惊喜,你看,我连一首陈绮贞都没带,因为早知道一日游行程里不应该出现青草味咖啡馆。


路过台北一会儿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路过台北一会儿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其实公车绕着盘山路上升的过程还是能捕捉到一点悲情城市的影子,山和海在眼里一层层展开,只是电影里的背景音乐被逛吃逛吃的碾压性节奏置换了,人被推进人群和商品里,它们都比海浪更持久。我想台北人也不该有太多挑剔大陆人审美的底气,看看我们如出一辙的建筑,还有这被游客/食客和商品填满的老街,哪一样不是似曾相识的粗陋。好在这条街上还有一位特别的老板娘,去她的肉丸汤店吃上五颗肉丸,就能环游世界一次。她的照片是这栋两层楼的铺头唯一的装饰品,照片铺天盖地的,大部分是同一款染成锈红色的半屏山发式,用微微倾斜的笑脸迎向来路不明的食客们。2007年一定是她人生中很美好的一年,那年的她出现在很多地方,看过枫叶,摸过冰雪,带着标志性的笑脸。现在,她在楼下热汽蒸腾的几只大汤锅间来回,接单,发单,收钱,头发短短贴在头上。

路过台北一会儿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我喜欢地名,比起地面,地名更适合想象力生根,罗斯福路就很好,温州街也不错。周二晚上,终于完成了丢垃圾的功课。比起三段和四段路上各式各样的独立咖啡馆,成功混进丢垃圾的队伍,并且准确投递垃圾才算有成就感。为了丢好垃圾,特地打了个车从华山回来,九点半开始,调小电视声,竖起耳朵捕捉渐渐响起的垃圾音乐车,它们的行踪好像很飘忽,至少在我听来是这样。垃圾车们在邻近街区巡游,音乐声时大时小,这让我很焦虑,如果错过今晚,佯装本地人的人设就全崩了,也会给房东留下差评的机会,嗯,这个住客不会丢垃圾。


为了不被不认识我的邻居抛弃,忍不住了,在规定时间前五分钟冲下楼,直奔大道罗斯福路。

太好了,原来他们真的在这里,邻居和垃圾。几只塑胶垃圾袋就是接头标志,垃圾客们呈现无规律状分布在沿线十来米的距离内,没人交头接耳,反正人人都知道规矩,今晚,只收普通垃圾,厨余和可回收瓶子们。音乐声渐渐大了起来,人群中午明显有了骚动气息,我知道就是现在了。


路过台北一会儿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路过台北一会儿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路过台北一会儿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作者  | 2017-4-4 21:46:00 | 阅读(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