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esame的博客

蹦蹦跳跳吵吵嚷嚷淅淅沥沥恍恍惚惚快快乐乐哭哭涕涕来来往往又是一天

 
 
 
 
 
 

邪恶的夏天

2017-5-23 18:10:04 阅读0 评论0 232017/05 May23

今年以来我才意识到,原来我跟王铁匠伉俪最大最不可调和的矛盾竟然是吹不吹空调的矛盾。深挖这个矛盾的本质,其实是他们永远觉得冷及同时觉得我也冷与我永远觉得热的矛盾,于是我们的日常对话总是绕不开这种例句:
你不冷吗?
不冷,我上一顿汗还没干呢。
你不热吗?
不热,我还觉得凉呢。

王铁匠每天出没最多的地方是厨房,比她躺在床上的时间还多。
从我记事开始,她的拿手菜还没有出现过。
王铁匠又蹲在厨房入口,将种菜邻居送来的杨莓一粒一粒从纸盒里拿出来,再一粒一粒码进上周买葡萄留下的塑料包装盒里,每一排码几颗都是有数的,如果横排纵列对不齐那是要重新来过的,现在,她的手指已经被染成莓红色了。

宁师傅的驻地比较多元化一点,跟他爱看的央视新闻频道一样,有时在餐厅,有时在客厅,有时在卧室,只要有手机就行。他微信里的好友人数可能不太拿得出手,可论起刷朋友圈的频率一定不会输给任何人,看完了自己的,看王铁匠的,看完了今天的,再翻看历史记录,稍带手还帮王铁匠回复几条那几个他瞧不上的大嗓门朋友来信。

小凤饼基本维持着两点一线的例行动作,对复杂环境采取以不变应万变的策略,连表情包都用得异常节省。很显然这种楞劲儿有时候会成为核心竞争力,轻易就把其他人带进了以自己为中心的旋涡里。

虽然看起来我们之间的矛盾十分符合人民内部矛盾的定义,但广州邪恶的夏天还是在一个屋檐下制造出了两个世界。

作者  | 2017-5-23 18:10:04 | 阅读(0) |评论(0) | 阅读全文>>

你的名字

2017-5-15 21:47:08 阅读6 评论0 152017/05 May15

你的名字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双峰镇VIP客户
短鼻子书记
成珠楼不自掏腰包代言人
尿布宗师
………………………………
我继续缩在壳里,外面贴上了一张新标签,上书一个成语——胖若两人。
原来全世界的肉都长在你身上是这个样子啊。
在黄集伟那里又发现一个好词——文字快销品,他真是个好厨子,总是能把不同品种的文字搭起来,做出一些让人看着眼熟,吃起来新鲜的菜。

作者  | 2017-5-15 21:47:08 | 阅读(6) |评论(0) | 阅读全文>>

自由长这样

2017-5-9 21:12:16 阅读6 评论0 92017/05 May9

自由长这样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作者  | 2017-5-9 21:12:16 | 阅读(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李娟的外婆

2017-4-26 22:17:20 阅读17 评论0 262017/04 Apr26

前天在大家上看到李娟写给外婆的文章,更喜欢她发在文汇报的这篇。
她用字大都很日常,是流畅又爽利的,意外的是最后总觉得十分温柔。在喀纳斯景区里有个李娟书屋,但我不信那是李娟的书屋。
方言对于人物的塑造常常有惊人的力量,是不是因为只有方言才能表达出不能被普通话擦除的幽微之处。

作者  | 2017-4-26 22:17:20 | 阅读(1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来诗这样

2017-4-23 18:47:38 阅读11 评论2 232017/04 Apr23

我早年背诗的可怕经验
四月嘛不是读书天,五月估计也不是,六月呢,有点可能吧。
中文诗的音乐性和汉字的美感才真是吸引人的东西,语言需要节奏和跳舞的脚需要的一样。
难怪一直忘不掉黄四娘家花满蹊。

作者  | 2017-4-23 18:47:38 | 阅读(11) |评论(2) | 阅读全文>>

others are working

2017-4-22 19:14:57 阅读4 评论1 222017/04 Apr22

others are working all around the world, I'm feeding the whole world.

others are working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作者  | 2017-4-22 19:14:57 | 阅读(4) |评论(1) | 阅读全文>>

出前一叮

2017-4-4 22:05:00 阅读17 评论0 42017/04 Apr4

郭富城的婚讯和姑姑在清明节投稿的命题作文都很让我耿耿于怀。对于郭生,我怀的是幸好中学开始就决定不跟他结婚了。而姑姑的情况复杂一点,真情和假意在她脑子里大概早就拧成一股绳,是无论如何也拆解不开了。

 感谢伟大的淘宝和伟大的寄错货的卖家,感谢伟大的保加利亚人民,让我有机会尝到这么灵的小米布扎,现如今,只要一想到冰箱里还有两支猫着,可尔必思断货的乡愁也能稍稍慰解。

我从昨天开始认真追起了国剧---人民的名义。

一直有个科学问题困扰我:究竟一个人要放多少个屁才能过完一生?
everyone is waiting for a Ting...

作者  | 2017-4-4 22:05:00 | 阅读(17) |评论(0) | 阅读全文>>

路过台北一会儿

2017-4-4 21:46:00 阅读9 评论0 42017/04 Apr4

雨水停在屋檐下,老板娘和帮工们在为当晚的自选便当做准备,我带着一只鱼缸住进了罗斯福路32838号屋塔房。


台北,显然不是25年前刚认识小虎队时候的台北,也不是20年前听飞行天线,看席绢和三毛时候的台北,不是15年前为道明寺神魂颠倒时的台北,不是10年前光是想到湘琴和直树就能笑醒的台北,甚至连7年前听林宥嘉的时候也对不上,在这段说起来漫长的时间序列里,台北的卡里斯玛好像一直在下降,到了2016年末,这个被彻底祛魅的幻想之地终于变成了一碗又一碗说不上来有多好吃的牛肉面。


从机场通往大安区的路被阴雨把颜色冲没了,远远站着的101同样无精打采,沿着高速路的楼房,一栋栋连起来,就像是对岸的倒影,才下午三点,已经暮气沉沉。房东起初以为我是从东南部北上的岛民,因为根本忍不住要去模仿这种熟悉得脱口而出的腔调。所以,对于要来台北看什么,我张开嘴却什么也答不出。


第一天,我抱着侥幸心理搭上了去九份的公车,以为旅行团员们也许不喜欢在降雨概率70%的周一出行。现实当然是用来打击幻想的,老街入口处的公用厕所就足够完成击打动作了。来之前有过足够的预设,眼前这个九份,既不让人失望,也没有惊喜,你看,我连一首陈绮贞都没带,因为早知道一日游行程里不应该出现青草味咖啡馆。


路过台北一会儿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路过台北一会儿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其实公车绕着盘山路上升的过程还是能捕捉到一点悲情城市的影子,山和海在眼里一层层展开,只是电影里的背景音乐被逛吃逛吃的碾压性节奏置换了,人被推进人群和商品里,它们都比海浪更持久。我想台北人也不该有太多挑剔大陆人审美的底气,看看我们如出一辙的建筑,还有这被游客/食客和商品填满的老街,哪一样不是似曾相识的粗陋。好在这条街上还有一位特别的老板娘,去她的肉丸汤店吃上五颗肉丸,就能环游世界一次。她的照片是这栋两层楼的铺头唯一的装饰品,照片铺天盖地的,大部分是同一款染成锈红色的半屏山发式,用微微倾斜的笑脸迎向来路不明的食客们。2007年一定是她人生中很美好的一年,那年的她出现在很多地方,看过枫叶,摸过冰雪,带着标志性的笑脸。现在,她在楼下热汽蒸腾的几只大汤锅间来回,接单,发单,收钱,头发短短贴在头上。

路过台北一会儿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我喜欢地名,比起地面,地名更适合想象力生根,罗斯福路就很好,温州街也不错。周二晚上,终于完成了丢垃圾的功课。比起三段和四段路上各式各样的独立咖啡馆,成功混进丢垃圾的队伍,并且准确投递垃圾才算有成就感。为了丢好垃圾,特地打了个车从华山回来,九点半开始,调小电视声,竖起耳朵捕捉渐渐响起的垃圾音乐车,它们的行踪好像很飘忽,至少在我听来是这样。垃圾车们在邻近街区巡游,音乐声时大时小,这让我很焦虑,如果错过今晚,佯装本地人的人设就全崩了,也会给房东留下差评的机会,嗯,这个住客不会丢垃圾。


为了不被不认识我的邻居抛弃,忍不住了,在规定时间前五分钟冲下楼,直奔大道罗斯福路。

太好了,原来他们真的在这里,邻居和垃圾。几只塑胶垃圾袋就是接头标志,垃圾客们呈现无规律状分布在沿线十来米的距离内,没人交头接耳,反正人人都知道规矩,今晚,只收普通垃圾,厨余和可回收瓶子们。音乐声渐渐大了起来,人群中午明显有了骚动气息,我知道就是现在了。


路过台北一会儿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路过台北一会儿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路过台北一会儿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作者  | 2017-4-4 21:46:00 | 阅读(9) |评论(0) | 阅读全文>>

谁都有几片快过期的故事排队等候发酵中

2017-4-4 21:25:46 阅读9 评论0 42017/04 Apr4

谁都有几片快过期的故事排队等候发酵中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谁都有几片快过期的故事排队等候发酵中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谁都有几片快过期的故事排队等候发酵中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谁都有几片快过期的故事排队等候发酵中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Porto, Portugal
谁都有几片快过期的故事排队等候发酵中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谁都有几片快过期的故事排队等候发酵中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谁都有几片快过期的故事排队等候发酵中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谁都有几片快过期的故事排队等候发酵中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Coimbra, Portugal
... ...

作者  | 2017-4-4 21:25:46 | 阅读(9) |评论(0) | 阅读全文>>

金句伯格

2017-3-30 22:05:36 阅读15 评论0 302017/03 Mar30

终于又画了一条龙腿毛,自从我学会了叶公好龙这个词,就被粘上了,一粘就摘不掉也是没什么借口好找,只有老老实实从点开始画呗。

John Berger真不好意思啊,从号称要认识你到现在,这都多少年了,好在您也不计较。
1. Seeing comes before words. The child looks and recognizes before it can speak.
2. Yet when an image is presented as a work of art, the way people look at it affected by a whole series of learnt assumptions about art.
3. A woman must continually watch herself. She is almost continually accompanied by her own image of herself. 
4. Men survey women before treating them. Consequently how a woman appears to a ma can determine how she will be treated. 
5. Men act and women appear. Men look at women. Women watch themselves being looked at.
6. The surveyor of woman in herself is male: the surveyed female. Thus she turns herself into an object - and most particularly an object of vision: a sight. 
7. To be naked is to be oneself. To be nude is to be seen naked by others and yet not recognized for oneself.
8. Nudity is a form of dress.
9. Women are depicted in a quite different way from men- not because the feminine is different from the masculine- but because the 'ideal' spectator is always assumed to be male and the image of the woman is designed to flatter him.
10. Oil painting did to appearances what capital did to social relations. It reduced everything to the equality of objects.
11. Publicity is not merely an assembly of competing messages: it is a language in itself which is always being used to make the same general proposal. It proposes to each of us that we transform ourselves, or our lives, by buying something more. It proposes will make us in some way richer-even though we will be poorer by having spent our money.
12. Publicity is the process of manufacturing glamour.
13. Publicity is, in essence, nostalgic.
14. All publicity works upon anxiety. Alternatively the anxiety on which publicity plays is the fear that having nothing you will be nothing. 
15. Publicity turns consumption into a substitute for democracy.
特别感谢第三章与第七章。

作者  | 2017-3-30 22:05:36 | 阅读(1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无聊冠军回忆起两天

2017-3-29 21:39:38 阅读10 评论0 292017/03 Mar29

无聊冠军回忆起两天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最后一天-20151231-最后的晚餐

 功能性无限趋近于零了,再前进一步就能完全参透宅之奥义了么?
伸手摸到皱皱巴巴的两年,没捋顺旧时光还不是照样滑溜溜地到了今天,从前是不被记录的就是不存在的,现在大概是记录了也未必存在。
最近的成果好像只有吃遍了某电商各门各派的水果, 成功晋级水果杀手行列。
兜里还有2015年最后的晚餐,2016年第一顿早餐,丽池公园里的骨头,手牵手忍不住在冬叶里跳起来的基友,邮政大厦上欢迎难民的大横幅,公园椅背上不欢迎难民的小贴纸,神经衰弱的蒙克,钦琼中午的羊肉餐。为了踩准点嗑下十二颗葡萄,都来不及姿容正齐,诚心正意许个愿,在太阳广场拥挤的欢乐中,专心致志嚼葡萄的可能也就剩我一个了。
无聊冠军回忆起两天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第一天-20160101-第一顿早餐
无聊冠军回忆起两天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最后一天-20151231-跨年夜头部保暖必备
无聊冠军回忆起两天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最后一天-20151231-丽池公园骨头们与人
无聊冠军回忆起两天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最后一天-20151231-蒙克在马德里
无聊冠军回忆起两天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第一天

作者  | 2017-3-29 21:39:38 | 阅读(1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整个春天都歇在叶子上

2017-3-23 21:52:02 阅读12 评论0 232017/03 Mar23

我呢,是三代祖传宅衣钵持有者。
瘸腿最适合在春天散步,用尽理所当然的颜色。
整个春天都歇在叶子上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作者  | 2017-3-23 21:52:02 | 阅读(1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文武菠萝

2017-3-17 17:35:15 阅读14 评论0 172017/03 Mar17

文武菠萝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文武菠萝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文武菠萝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作者  | 2017-3-17 17:35:15 | 阅读(14)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为什么总是雷声大雨点小

2017-3-16 12:37:03 阅读12 评论0 162017/03 Mar16

说的是【伦敦谍影】。
真对不起小本经得起近景反复考验的小脸蛋儿,那可真叫一个天真丧啊。什么谍影什么组织,湿漉漉伦敦加戏不少,可最后坑还是填的软趴趴,【四重奏】也是,除了满岛光,谁也没魅力,什么戏剧张力啊,念兹在兹的坂元系台词啊,统统没打中。
还是水下的高迪耿直,今天跟你借点阳光。
为什么总是雷声大雨点小 - sesame - sesame的博客
 

作者  | 2017-3-16 12:37:03 | 阅读(12) |评论(0) | 阅读全文>>

犀牛路上自然冇犀牛

2017-3-16 12:22:27 阅读9 评论0 162017/03 Mar16

有间咖啡馆而已。
选择约会地点本身是充满了题外话的内心戏,比如,和宁师傅还是一起去吃云南菜吧,明炉柠鱼再好,也不如景颇鬼鸡跟他的胃相处更愉快,和陈老师一起可以试试一人前,虽然她的取向竟是热狗,加上福尔摩艳就最好还是顺德家乡菜,和珊菌可以去夜店风格大堂干掉下午茶,204的老张显然更适合看得见风景的70楼吖。至于羽毛姑娘和她一年才来一回广州的搭档,这次我们试试犀牛路的网红咖啡馆。

李生果然是职业病重度患者,我想被无数点评为亲切到根本不像在广州的店主一定很乐意向客人介绍他们家的豆子来源,可是遇到重症患者,单单两个国名还是没能满足挑剔的味觉,而最大的BUG竟然是因为他们不能自己烤豆子。对于沉浸在奶泡牛奶里的舌头来说,やばり、 庆州那间被念叨了无数遍的咖啡现在真的激起了我的好奇心了呢。

作为广州土著,已经完全被春是春,秋是秋的庆州掳获的羽毛姑娘咧,每次短短回访都用无法克制的炫耀口气跟我说,每天一睁眼就想出门溜达,天空好到根本不让你歇。好吧好吧,你赶紧回去等你的樱花开,广州浓到化不开的春天就由我们外来务工者来守护吧!!!
…………………………
菩萨你知道我有多想坐在樱花树下喝一杯咩?
你肯定不知道,
菩萨们生在吃咖喱的地方。

作者  | 2017-3-16 12:22:27 | 阅读(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